首页 快讯 > 正文

花王股份业绩下滑 现金流缩紧

A股一家园林工程企业易主。

11月2日晚间,花王股份(603007)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花王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转让给协兴发展,并涉及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相关事宜。

根据双方签署的《控制权转让意向协议》,若上述事宜最终达成,将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公司股票及可转换公司债券自2020年11月3日上午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2个交易日。

11月3日上午,时代财经记者就实控人变更一事致电花王股份,但通话一直无人接听。截至2日下午,花王股份跌停收盘,报6.38元/股,成交额3946万,当前总市值21.38亿元。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告诉时代财经:“今年二月中旬再融资新规出台,对于资金需求巨大的园林行业来说具有重要意义,政策层面正在为园林板块上市公司融资松绑。”

尚有3.3亿战投在路上

记者获悉,本次花王股份变更实控人的具体内容包括控股股东花王集团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转让给协兴发展,同时花王股份向后者非公开发行股份。

截至目前,花王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共计持有花王股份13714.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0.92%。

天眼查显示,协兴发展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5亿元,法定代表人为程习文,主要从事实业投资、股权投资及债权投资等。

目前,协兴发展第一大股东为湖州市城市投资发展集团,持股比例100%,后者由湖州人民政府国资委独资控股。

花王股份方面透露,本次股权转让和发行事项还需所属国资主管部门审议批准,能否顺利实施存在不确定性。

记者从中银国际证券方面获悉,当前园林行业政策处于松绑阶段,融资环境回暖,行业估值将逐步修复。在该背景下,部分园林板块上市公司控股权发生变更,引入国资背景股东入场,将有助于公司经营更趋稳健,业绩有望得到回升。

值得一提的是,前不久的10月16日,花王股份控股股东花王集团与北京亚虎聚合生态集团签署了《关于战略投资花王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之框协议》,花王集团以每股15元的交易价格转让其所持花王股份2200万股给亚虎聚合生态,交易总价3.3亿元。

若交易顺利实施,亚虎聚合生态集团将持有花王集团6.56%股份。

“亚虎集团产业链在网络开发、平台运营、生态健康等领域拥有较丰富的经验,有利于帮助上市公司进行整合资源,发挥好产业协同效应。” 花王股份描述引入该战投的原因时表示。

时代财经记者获悉,亚虎聚合生态为亚虎有限公司于 2020 年 6 月 5 日投资成立,注册资本 5亿元。截至今年9月30日,亚虎聚合生态资产总额为1.98亿元,净资产为 6110万元,营业收入 5626万 元,净利润441万元。

而对于本次变更实控人事项是否将影响到战投实施,花王股份在公告中称:“不会造成影响”。

业绩下滑,现金流缩紧

花王股份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3.5亿元,于2016年在上交所挂牌,肖国强为实控人。公司经营范围较广,包括代建国内外工业与民用建筑,旧城改造,铝合金门窗安装及化工原料、汽车配件、金属构件等商品销售。

据了解,花王股份前身原为江苏花王园艺有限公司,2011年、2017年经过两度更名才变更为花王生态工程股份有限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花王股份实现营收3.95亿元,同比下滑50.3%;实现净利润600.90万元,同比下滑92.19%;扣非净利润420.42万元,同比下滑94.27%。

中报显示,花王股份上半年实现营收2.7亿元,净利润208.56万元,扣非净利润128.95万元。截至三季度末,花王股份账面总资产为38.23亿元。

业务方面,今年上半年,花王股份及控股子公司签订的施工及设计类合同累121个,合同金额达到6.06亿元。此外,花王股份收购了新疆花王水利工程有限公司100%股权,迈出进军新疆水利板块的第一步。

由于园林工程具有一定特殊性,花王股份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承建的生态项目投资金额较大、施工周期较长、存货和应收款项占比较大,新签合同数量增加对公司的融资能力等提出较高要求,若出现回款进度缓慢、融资成本过高、流动资金不足等情况,将影响企业发展速度。”

上市4年,花王股份的日子“并不好过”。自2018年以来,其利润正处于下滑态势。

2007年、2018年、2019年,花王股份的总营收分别为10.37亿元、12.64亿元、12.35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102.94%、21.95%、-2.35%;净利润分别为1.71亿元、9993万元、9739万元,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37.23%、-41.45%、-2.54%。

2018年,花王股份刚刚上市两年,业绩为何出现大幅下滑?

记者从财报中获悉,主要系公司增加了按账龄计提的应收账款坏账,且实施多个以土建为主的国家网络安全人才与创新项目,普遍毛利较低。

但更重要的因素在于,在2017~2018年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国家对PPP项目进行政策调整,融资持续收紧,导致园林行业受到的冲击较大。

此外,近两年园林上市公司因扩张过快,项目回款不及预期导致应收账款与存货占用巨大资金额度,不少企业面临流动性危机。

但疫情发生以来,许多企业面临困境,进一步推动融资环境改善。东兴证券分析师认为,“今年行业的融资成本大概率将下行,尤其是拟将控制权转让给国资的园林企业,融资成本的下降将尤为显著。”

以此来看,花王股份变更实控人,某种程度上将获得“低成本”融资,借以缓解现金流压力。

人事变动频繁,股东陆续减持

尽管有国资接盘,但花王股份还面临不少问题。

今年7月30日,花王股份总经理顾菁、非独立董事林晓珺及独立董事袁彬纷纷辞职,值得注意的是,除袁彬系“自主辞职”外,前两名高管均因公司战略安排辞去职务。

此后,公司实控人肖国强之女肖姣君接替顾菁成为新任总经理,直接持有公司股份 1500000 股无限售流通股,与花王集团构成一致行动人。

另一方面,股东陆续减持也不禁让人疑惑。

10月27日,控股股东花王集团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股份,占总股本比例1%;其在此前7月16日已减持1%。截至目前,花王集团持股比例为40.24%,其中14.39%处于冻结状态,原因系公司与深圳秋实弘仕存在债权债务纠纷。

10月20日,花王股份披露,今年4月22日~10月19日期间,股东束美珍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6666650股,占总股本的1.99%;

而新任总经理肖姣君除直接持有公司0.44%股份外,还通过“西藏信托-智臻5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间接持有公司4160992 股股份,也于今年3月减持1.24%,减持价格为6.08~6.42元之间;

追溯至去年,股东花种投资以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6741800股,占总股本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