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 正文

罗振宇思维造物拟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知识付费是门好生意吗?

近日,两位“老罗”接连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一位是“真还传”代表罗永浩,另一位则是正在冲击“知识付费”第一股的罗振宇。

2016年,罗振宇曾给忙着发布锤子手机新品的罗永浩发了一条微信:你好好干啊,我们这一波靠吹牛起家的就剩咱俩了。

四年后的今天,罗永浩“两年还款四亿”成了新的互联网谈资,而罗振宇也准备带着思维造物叩开IPO的大门。以“吹牛”自嘲的两位“罗胖”,继续相约在“江湖”上证明着自己的实力。

近日,罗辑思维母公司北京思维造物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维造物”)递交了上市申报稿,拟申请在创业板上市。

1111111.png

图源:思维造物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思维造物拟公开发行A股数量不超过1000万股,占发行后股本比例不低于25%,具体募资金额为10.37亿(人民币,下同),募集资金将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项目建设,以提高公司线上线下知识服务的生产、研发和服务能力。以发行募资计算,该公司估值将超过40亿,若能成功上市,也将成为A股的“知识付费第一股”。

据天眼查,此前思维造物已经进行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启明创投、真格基金、红杉资本中国、正心谷资本等。发行前,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罗振宇直接持有公司30.35%的股份,同时通过间接控制16.26%股权,共计持股46.61%。

在思维造物冲击IPO的背后,知识付费到底是门好生意还是伪需求呢?

估值超40亿

根据招股书,思维造物2017年至2019年营收分别为5.56亿、7.38亿、6.28亿;同期净利润为6131.96万、4764.41万、1.15亿,扣非净利润则分别为4990.31万、3280.95万、3067.57万。

思维造物每年的扣非净利润在3千万至4千多万之间,且呈下降趋势,为何选择此时IPO?能否撑起超40亿估值?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9月2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思维造物选择此时上市,可能与业绩增长乏力以及来自投资机构的压力有关,也可能借此上市进一步扩大平台优势,奠定行业领先平台的基础。”

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则认为,40亿的估值相对于每年几千万的扣非净利润,确实较高,但知识付费行业正呈现出巨大潜能空间,行业规模持续扩增,不断被市场所认可,因此这个估值值得期待。

艾媒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中国知识付费行业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2019年中国知识付费行业用户规模达3.6亿人,行业市场规模达278.0亿元,预计2020年将突破392亿元。

目前我国知识付费行业已发展出丰富的产品形态,包括视频、音频、直播、图文等。行业玩家除了罗辑思维外,还包括樊登读书、分答、知乎、千聊、略知、荔枝微课、喜马拉雅、知识星球等。不过尽管玩家众多,目前行业市场格局仍相对分散,尚未出现巨头垄断、寡头竞争等现象。

复购率低为行业共同难题

根据招股书,思维造物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三大渠道。线上通过“得到”App、“罗辑思维”微信公众号等平台向用户提供课程、听书及电子书等产品,该业务在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3.2亿、5亿、4.1亿。线下业务通过“得到大学”、“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等形式,提供通识教育及技能培训服务,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0.6亿、0.7亿、1亿。电商业务作为知识服务的配套业务,主要销售实体图书、“得到阅读器”和周边,电商及其他业务2017年至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5亿、1亿、0.8亿。

微信图片_20200927203939.jpg

图源:思维造物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思维造物营收大头的线上业务同比下降18.75%,线下业务营收则同比增长56.94%。

思维造物声称,随着行业快速发展,新进业态和竞争对手逐渐增多,行业竞争加剧同时也带来了获客成本的提升,因此针对线上知识服务业务采用精细化运营战略,同时业务由纯线上转向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新模式,故线上知识服务业务新增付费用户有所下滑。

不过在陈礼腾看来,线上业务下滑,也意味着用户还未形成连续付费的粘性、复购率低,这也是整个知识付费行业面临的共同难题。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产品平均复购率仅为30%。

“目前知识付费行业存在内容质量参差不齐、同质化严重、复购率低等问题,而随着需求的不断拓展,知识付费要更加注重垂直、细分、高质量的产品打造,提高用户的连续付费粘性。”陈礼腾表示。

思维造物在招股书中也表示,终身教育领域发展不足,有三大困难待突破:优质的教育资源从哪里来?持续的学习动力怎么激发?知识转化的效果怎么保证?

从“知识付费”到“终身教育”

如果思维造物成功IPO,也将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不过在招股书中思维造物将自身定位为一家从事“终身教育”服务的企业,并未提及“知识付费”。

此前,罗振宇曾表示知识付费表达特别不精确,没有说出行业出现的本质。“我们要做的是知识服务,这是全新的行业,将原来非常昂贵、门槛极高的产品以极低的价格服务公众,本质上符合经济发展的趋势,成本越来越低,效率越来越高。”

从“知识付费”到“终身教育”服务,有业内人士指出,只是“换汤不换药”,与此同时,围绕着罗振宇本人以及知识付费行业的争议从未停止。

2017年一篇名为《罗振宇的骗局》文章曾引发热议,文章认为,大部分知识付费其实都是大忽悠,传授的知识“是未经你思考的”,比卖知识更高明的,是卖焦虑感……

“知识付费就是贩卖焦虑”背后,行业的光环也逐渐暗淡。

2019年5月,“得到”平台上王牌IP“李翔知识内参”宣布停更谢幕。罗振宇跨年演讲“时间的朋友”曾帮助深圳卫视夺得收视率第一名,但2019—2020年的跨年演讲在同时段的收视率却跌出前8。

值得注意的是,据天眼查,早在2017年思维造物D轮融资时,外界曾给出了80亿的估值,如今却直接腰斩。去年10月,思维造物曾宣布进军科创板,此次冲击IPO则转为创业板。

对于转板原因,思维造物表示,“辅导期内,公司在积极配合辅导工作同时,也对中国资本市场尤其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保持较高的关注,并结合自身的业务实际情况于2020年5月向北京证监局提交了由科创板转创业板的辅导申请。”

同样在去年,上市公司全通教育终止收购杭州巴九灵,以“吴晓波频道”为核心的巴九灵曲线上市计划破灭。

这也让外界对知识付费的资本故事多了几分质疑。

不过,达睿咨询创始人马继华9月27日对时代财经表示,仍然看好知识付费的前途,大部分企业的盘子还比较小,做小而美仍有机会。

思维造物若成功IPO,又将为行业带来怎样影响?

张毅对时代财经指出,目前知识付费行业市场需求明确,支付通道便捷高效、内容的丰富程度也在不断优化与提升,思维造物若成功IPO势必将对行业的发展起到新的推波助澜作用,可以预料的是接下来行业将会引起新一轮的收购与上市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