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 正文

沃森生物贱卖核心资产惹怒二级股东 深交所发关注函

经历了两天的“贱卖”风波后,沃森生物12月7日发布公告称,暂不将《关于签署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的议案》提交公司2020年第六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但这一议案难免让人质疑只是沃森生物的“缓兵之计”。

12月4日晚间,沃森生物公告称公司以11.4亿元转让上海润泽32.6%的股权,持有上海润泽的股权从之前的67.8%降至28.5%,同时放弃增资的优先认缴权,上海泽润将不再是其控股子公司。

“你们对二级市场股东有没有基本尊重?”“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12月5日在沃森生物股权转让投资人电话会以上,愤怒的机构投资者纷纷对沃森高层发出逼问和质疑。

而沃森生物董事长李云春对投资人的回应是,“你们可以质疑我们的水平,但是不可以质疑我们的人品!”。随后#沃森生物董事长回应贱卖核心资产#的词条登上热搜,网友纷纷表示自己又被“割韭菜”了。

尽管及时踩下了“急刹车”,沃森生物7日的股价表现犹如李云春被机构股东们逼问时一样尴尬。其股价开盘暴跌,最终一路跌停,报收盘价36.53元/股,跌幅20%。

针对此事件引发的广泛关注,沃森生物已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其说明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投资者利益的行为。

打开市场的创始人

最初的沃森生物是由几位科学家组建的疫苗企业,初创时的在册员工包括李云春在内只有四个人。

1978年,李云春大学毕业被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医院生物学研究所,即“昆明所”工作。在所里的那个时期被李云春视为日后发展疫苗事业以及沃森的“底蕴”。

据理财周报报道,当时一起在昆明所工作的同事以及之后创立沃森的合伙人陈尔佳总是用“苗贩子”一词来形容李云春。熟悉李云春的人评价他“很懂技术”,但其实他在销售上也极有天赋。李云春曾说,在做销售的人里面,自己的学历是最高的。

沃森的招股书上显示李云春的学历是本科,“我一般都说自己是本科的”,李云春说,但其实他在进入昆明所后曾继续进修过三年,相当于具有硕士水平。

2001年1月,沃森生物注册成立,不久便和云大科技合作进军疫苗行业,在这中间,沃森主要担任“研发中心”的角色,李云春也进入云大科技并负责销售业务。

在当年,云大科技大连汉信生产基地1-8月的销售额为400万,应收账款为200-300万,李云春接手销售后,直到12月,其新增销售1200万,利润为300万,“我打开了主流市场。”他说道。

沃森成立初期,因为资金问题,陈尔佳还曾借过高利贷,“我亲自去的,借了50万。”而在与云大科技合作的期间,沃森也逐渐建立起来,直到双方合作结束,沃森出资200万回购了云大科技持有的45%股份。

“自己生产疫苗,产业化。”是沃森团队的梦想,于是李云春开始寻求与政府的合作,贷款建厂。在与昆明政府寻求合作失败后,通过玉溪政府的牵线搭桥,沃森与玉溪地产达成投资合作,玉溪地产最终以1000万受让沃森20%的股份。

“其实当时他看中的也不是我们,而是玉溪政府给的那块地。”在与玉溪政府达成招商协议后,当地政府以约10万/亩的价格卖给沃森128亩地,但当时的沃森连1300万也无力支付,因此政府便先办理了转让手续,由沃森拿地到银行进行抵押,获得5000万贷款再支付给玉溪政府。

沃森是一家没有实际控制人的公司。在李云春的观念中,大家一起创业,股权应该让大家共有。

2010年11月12日,沃森生物登陆创业板,上市当天股价高达158元,收盘价136.35元,创下了当时“创业板最贵股票”纪录。李云春当即写了几句诗发送给自己的朋友:“高处不胜寒,埋头迎挑战。”

“高处不胜寒”

然而事实证明,“高处”确实“不胜寒”。

从沃森2010年上市至今,李云春从高达20%的持股比例一路减持,截止今年3季报,李云春的持股仅剩3.13%,套现高达几十亿。在今年的10月份发布的《2020胡润百富榜》上,李云春以52亿元财富,排名1103位。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目前沃森的第一大股东为云南工投集团,持股比例为4.97%。云南工投集团参股沃森的动作可追溯到2016年9月,当时其以约12.4亿元受让玉溪地产以及李云春、刘俊辉等三位自然人股东近1.23亿股股份(占总股本8%),成为沃森生物第一大股东。3位自然人股东合计套现近8亿元,其中董事长李云春套现4.07亿元,退居第二大股东,刘俊辉套现3.47亿元退居第三大股东。

2017年初,工投集团通过二级市场以10.18元/股的均价增持沃森生物100万股,并分别在同年7月和9月,工投集团再次以大宗交易方式受让李云春、刘俊辉等人3556万股和2594万股,合计7.9亿元,李云春再次套现3.58亿。

随后,2018年12月,李云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2704.71万股,套现约4.8亿元;2019年1月,李云春再次减持沃森股份1028万股,因未按规披露,遭深交所下发监管函。据外汇天眼计算,从2018年底至2019年3月,李云春共计4次减持累计套现超过5亿元。

同样,在出让子公司股权这件事情上,沃森生物也已经不是第一次。

早在两年前,李云春就曾甩卖掉其最有价值的单克隆抗体嘉和生物控股权,受让方为高瓴资本。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次出让子公司控股权的背后都有泰格医药的身影。

创始人不断减持公司股份,同时持续转移核心资产,不免让投资者产生“大股东是否要跑路”的质疑。

市场的反应也证明了这一点。沃森生物的股价在今年8月达到每股95.86元后,随即一路狂泻,市值也从1400亿元腰斩至700亿,截至今日收盘更是一日蒸发140亿,市值仅剩563.8亿元。

沃森生物的英文标志是“WALVAX”,在介绍沃森生物时,李云春表示,“WALVAX”的每个字母都代表一个单词,w是we,a是all,l是love,vax是“疫苗”的英文词根,即 we all love vax(我们都热爱疫苗行业)。

但如今再来看这几个字母,创始人李云春可能没有那么“love vax”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