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 正文

华纳兄弟取消院线窗口期 流媒体院线暗战推至台前

华纳兄弟将明年所有大片改为线上同步播映,全球电影院线都急了。

美国最大的电影制作公司之一华纳兄弟周四晚上宣布,将把2021年在北美地区上映的全部电影同步至HBO Max,即院线和流媒体完全同步上映,取消院线窗口期。

华纳兄弟2021年待映的片单包括《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黑客帝国4》《猫和老鼠》《招魂3》《新自杀小队》等17部电影,其中不乏大IP和热门系列续集。

据时代财经了解,上述影片将在HBO Max上以4K超高清和高清格式播放,时限为一个月。此外,华纳兄弟为这一计划设计了限时优惠价,半年付费用户将享有69.99美元的优惠价,月均费用约为12美元,低于之前的15美元。

消息引发娱乐板块股价“大地震”。全美最大的院线AMC娱乐(AMC.N)应声而跌,截至周四收盘(美东时间)大跌15.97%,报收3.63美元/股。

全美第三大院线Cinemark(CNK.N)更是暴跌21.95%,报收13.3美元/股。

HBO Max收获内容“大血包”,其最大的竞争对手奈飞的股价也受到影响,下跌1.16%。

回到国内,今日万达电影(002739.SZ)、金逸影视(002905.SZ)、横店影视(603103.SH)、中国电影(600977.SH)等院线股开盘集体飘绿,其中万达影视以1.67%的跌幅领跌电影娱乐板块。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刚刚与阿里达成合作的线上平台芒果超媒(300413.SZ)一路走高,报收67.5元/股,上涨1.90%。

华纳“不讲武德”?AMC急了

在官宣之前,华纳兄弟没有与任何院线公司达成财务安排,直接将一整年的电影全部同步登陆流媒体的做法,也引来了院线们的口诛笔伐。

“我们对华纳兄弟这一决定感到困惑。”美国巨幕运营商IMAX的CEORich Gelfond表示。在他看来,在疫情期间将影片转移到流媒体是有意义的,但没有必要将全年的电影全部转到线上。随着新冠疫苗的接种,电影院接下来有望恢复营业,大批观众也将走进影院观影。

AMC方面的反对态度则更加强烈。

AMC的首席执行官Adam Aron称,他已经与华纳兄弟展开紧急对话,质问对方为何要在新冠病毒疫苗即将面世之前做出这一决定。

“显然,华纳兄弟打算牺牲其电影制片厂部门的相当一部分盈利能力,以及其生产伙伴和电影制片商的盈利能力,以补贴HBO Max初创公司。至于AMC,我们将尽全力确保华纳这样做不会以我们为代价。”Adam Aron表示。

作为全美最大的院线,AMC在疫情当中遭受重创,一度濒临破产。

AMC三季度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调整后的营收为1.195亿美元,同比下降91%,低于预期的1.281亿美元。当季净亏损9.058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为5480万美元。

AMC此前向美国证监会提交的一份文件里指出,如果上座率一直不恢复,公司的现金可能会在今年底或2021年初耗尽。

为了自救,AMC只好“卖股求生”。9月到11月,AMC三度出售股份,共计筹资超过1.8亿美元,以解燃眉之急。

近期新冠疫苗等利好消息的刺激之下下,AMC的股价已经开始回温,从最低谷的1.95美元/股一度攀升至5美元/股。

就在AMC得以喘息之时,华纳兄弟的计划却杀了个措手不及。

面对火急火燎的AMC及其他同行,华纳兄弟CEO Jason Kilar依然云淡风轻地表示,大家反应过度了。“所有人都应该冷静下来看看,未来6-10个月的情况会如何,然后再来讨论。”

意在扶植自有平台

“说实话,现在线下的院线还是不太景气。”从事影视文化产业投资的电影制片人王家乐12月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今年以来,可能只有3%-5%的电影是真正赚到钱的,亏钱的是大多数。”

疫苗面世在即,影院市场恢复有望,华纳兄弟为什么选择在此时做出调整?

虽然Kilar强调,疫情促使华纳兄弟做出了这一个决定,不能确定2021年以后是否还会延续这个决定。

但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疫情只是一个催化剂。

张毅12月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用户在哪里,电影就会去哪里。现在中国的在线视频用户规模都已经超过3亿了,而且用户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付费习惯。从长远来看,线上线下同步放映会是一个大趋势。”

事实上,这并非华纳兄弟第一次尝试同步上映的发行方式。

今年8月底,由华纳兄弟出品的电影《信条》上映。尽管有诺兰加持,但《信条》最终在全球只收获了3.58亿美元票房,中国地区的票房仅4.56亿元人民币,被同期超30亿元人民币票房的《八佰》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信条》的票房失利多少动摇了华纳兄弟对线下院线的信心。11月18日,华纳兄弟宣布《神奇女侠1984》定档12月25日,并且在美国地区线上线下同步开画。

时代财经了解到,《神奇女侠》曾于2017年取得全球8.2亿美元票房,同系列的《神奇女侠1984》也被给予厚望,但受疫情影响,上映日期一再延期。

不过,改由线上放映能否唤醒目前低迷的电影市场仍是未知数。

此前迪士尼将《花木兰》调整至流媒体平台Disney+进行高端点播。根据迪士尼三季报,截至9月30日流媒体Disney+累计7370万订户,远超外界预期,但迪士尼始终未公布《花木兰》高端点播所带来的的具体收益,且接下来的皮克斯出品的电影《心灵奇旅》也没有延续《花木兰》的点播模式,因此有外媒质疑迪士尼的高端点播模式是否奏效。

对于华纳兄弟来说,调整上映计划更有可能是希望培养自己的流媒体平台。

“传统的影片主要借助于线下渠道,这对版权方来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渠道方不可控。而且电影发行层层分割以后,到制片方手里的利润不一定很高。”张毅表示,如果能够培养自己的平台和用户,版权方未来的利润空间会更可观。

院线与流媒体的“暗战”

华纳兄弟此番操作在全球的电影市场引起轩然大波,相似的情节也曾发生在年初的中国电影市场。

今年年初,欢喜传媒绕过线下传统院线,以6亿的价格将《囧妈》版权出售给西瓜视频,直接在网络进行首映。三日内,《囧妈》播放量超6亿,观看人次超1.8亿,欢喜传媒成了春节档的唯一赢家。

这次合作遭到了全国23家院线的联合反对,认为此举严重损害了院线的利益。但院线的联合反对似乎挡不住电影往线上平台走的脚步。

在《囧妈》之后,电影《肥龙过江》在爱奇艺首映,字节跳动也免费独播了另一部院线芯片《大赢家》。

华纳兄弟此举更是把今年以来流媒体和传统线下院线之间的“暗战”彻底摆到了台前。

张毅坦言,这对于国内院线市场来说是一个利空的消息。“势必会分流相当一部分的观众,当然电影本身有强社交的功能,所以流媒体暂时还不会完全取代院线成为主流发行方式。”

电影爱好者小谢则对时代财经表示,“对我来说,网络观影更容易分心,而在电影院里可以约束自己不能玩手机,沉浸体验的感受会更强烈一点。”

国海证券的传媒分析师朱珠在此前的分析中指出,据过去几年MPAA的年度数据,北美观众并没有因为流媒体平台内容的增加,而明显改变去影院观影的习惯。消费者期待电视内容被制作好端到面前,但依然愿意走出家门看一部电影。

好莱坞大片厂都拥有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却未改变已有的院线发行窗口期,流媒体平台只是为院线电影提供了更灵活的数字发行模式,对于电影片方来说,是对其电影衍生项目的补充,而不是发行的替代品。

对于华纳兄弟的决策是否会对中国电影市场造成影响,以及如何看待院线电影线上线下同步上映等问题,12月4日时代财经尝试与万达电影、金逸影视等院线公司联系,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王家乐则对时代财经指出,院线可以通过资本合作的方式应对来自流媒体的挑战。“当院线资本和互联网资本逐渐重合,那就无所谓流媒体和院线谁输谁赢了,因为无论怎么样都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