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 正文

甘孜能否在“丁真效应”的加持下发挥更大的优势?

丁真最近的微博显示,他正在成都体验“冒险之旅”,不仅学会了攀岩,还拍起了Vlog。

就在上周,丁真在快手进行了首场直播,超过360万次观看,目前粉丝人数接近140万。

二十多天前,丁真因一条10秒的视频走红,在社交媒体的助推下,这名“甜野男孩”成了顶流网红,长期霸榜微博热搜。令网友诧异的是,在各大网综、选秀平台还没来得及找上门之前,丁真已经入职国企,成了不用坐班的“打工人”。

11月25日,丁真为家乡四川甘孜代言的宣传片《丁真的世界》上线,迅速刷屏。紧接着,牧民丁真有了新身份——理塘旅游形象大使。随着丁真爆红,他的家乡理塘也成了网友们计划的打卡胜地。

携程数据显示,“理塘”一词的热度从11月20日起搜索量大涨,到11月最后一周更是猛增6倍,比国庆翻了4倍。除了四川本省旅客外,广东、山东、云南、江苏、北京、重庆、湖南、河南旅客热搜理塘。有业内人士指出,理塘或成元旦旅行黑马目的地。

丁真带动了当地旅游发展,这是当下毋庸置疑的事实。但长远来看,丁真引发的热度能维持多久?作为知名藏区旅游景点,甘孜能否在“丁真效应”的加持下发挥更大的优势?

四川师范大学旅游与城乡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兼总规划师李小波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丁真的爆红有运气的成分,实际上甘孜本地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近几年也举办了不少诸如国际赛马节、选美比赛这样的活动来吸引游客。

”从旅游经济的角度来说,丁真的火爆‘非常突然’,相信当地政府会有计划地运用好网红优势,以此推动经济发展。”李小波称。

从“人设”到旅游大使

正如网友调侃的那样,半个多月前,20岁的牧民丁真还开开心心地去村口买两桶泡面,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先吃什么口味,结果半个月后,就在全国网民的监督下写起了作业。

火了以后,丁真用并不熟练的普通话在镜头前向网友问好,并欢迎大家去他的家乡甘孜做客。而从11月21日开通微博至今,丁真的粉丝迅速累积到130万,超话页面阅读量超过8亿,相关帖子高达3.1万条。

随丁真爆红之而来的,还有甘孜当地旅游订单的飙涨。记者从携程旅游平台获悉,以甘孜为关键词搜索,有近2000条产品可供选择;以“丁真的世界”为主题的格聂神山、稻城、康定、长青春科尔寺等甘孜线路也火了,甘孜跟团游产品预订报名人数在一周内增长高达66%。

四川师范大学旅游与城乡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兼总规划师李小波告诉时代财经记者,甘孜近几年一直在举办赛马节、选美活动来吸引游客,当地还专门打造了一座康巴汉子村,但效果都一般。

“原因在于,以前的活动由政府、企业和村民共同打造,参加选拔者们穿着民族盛装出席,一是人数多让人审美疲劳,二是太过正式有表演的痕迹,大家见惯不惊。丁真火了以后,甘孜的旅游订单就开始激增,的确是很奇怪的现象,有运气的成分在。”李小波称。

在李小波看来,在互联网、5G等科技手段助力下,营销的关键是情感价值,只有情感营销才能让目的地与市场产生关联度。为什么全国都来“抢人”?是缘于丁真身上的“真”,是这个时代,任何一个地域,任何文化背景的人都渴望的“真情”和“共情”。

记者注意到,甘孜旅游在前不久宣布,从2020年11月15日起至明年2月1日,将实行67个A级景区门票全免。不少网友认为这是甘孜旅游“趁热打铁”做出的营销,李小波告诉记者,免门票其实是藏区每年都会推出的活动,因为冬季气温低、环境有所限制,导致旅游热度下降,这是当地吸引游客的举措。

丁真火了以后,网友们在讨论时往往离不开一个关键词:干净。

这个土生土长的20岁藏族小哥,因少有接触大城市的钢筋水泥,眼神清澈,笑起来非常“俘获人心”。这种气质与他的家乡有着某种呼应,后者代表着“涤荡心灵”,藏区的风俗人情无疑成了游客的向往。

李小波向记者透露,丁真的家乡理塘最有名的是每年举办的赛马节,在赛马节上有精湛的马术表演,绚丽多姿的民族服饰表演,场面壮观的千人锅庄等,这些都折射出当地特殊的藏族风情,也是吸引游客的重要原因之一。

相关文献显示,理塘县是一个藏族人口占到95%的高原县城,目前还生活着很多游牧藏族,因其至今保持游牧族的生活方式,满足了游客求新的需求。2003年左右,当地曾举办过甘孜歌唱比赛等活动,但因规模不大,宣传力度不够而影响有限。

“地方旅游不应过度炒作网红”

作为网红的丁真,肩负当地旅游大使的责任,这股热度能持续多久?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兼职教授、江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导师、知名财经评论员谭浩俊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一个地方的旅游经济能不能发展,绝不是靠某一个人或者某一次行为能够带动起来的。尽管丁真对当地旅游产生了很大影响,使得甘孜旅游成为近期的热门,但不能忽视当地本身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与丁真相结合,才产生了目前的热度。

“能否保持热度,取决于当地能否进一步优化旅游资源,提高服务水平等,仅仅依靠丁真的网红效应,无法构成旅游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谭浩俊称,“甘孜想要发展旅游经济,除了开发好旅游资源、提高旅游产品质量,对旅游文化进行更深入的发掘,引进一些像丁真这样有影响力的人才也是不错的方式,结合当前的互联网优势,或许能开辟出一条新的道路。”

同日,从事旅游研究多年的学者高胥(化名)向记者表示,从旅游经济的角度来说,地方旅游不能靠过度炒作网红来提升热度,要真正把旅游资源发挥好、营销用到点子上才能构筑起品牌优势。

高胥告诉记者,拿云南的著名景点泸沽湖来说,该地区四分之三资源位于四川,但“名号”在云南,原因是后者的宣传做得比四川好,加上地方有扎实的学术支撑,很多旅游品牌都是从云南打出去的,四川在利用自身资源方面还需加强。

记者了解到,泸沽湖是国内有名的AAAA级景区,在行政区划上隶属四川省盐源县和云南省宁蒗县共同管辖。记者在多个旅游平台搜索发现,泸沽湖被“公认”为云南旅游必打卡之地,在四川却少有类似说法。

在高胥看来,两省的旅游资源各有特色,但云南更“善于”开拓。

“云南岸的旅游发展条件较好,当地在建和已建成的交通网较为发达;其次是云南岸泸沽湖地区的景区规划、接待设施建设、旅游管理和环境保护等多方面的策划领先,而云南目前已经制定把做大做强文化产业作为相关政策,泸沽湖是其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产业的亮点。”高胥表示,“相比之下,四川泸沽湖虽然依托稻城亚丁的名气开拓了徒步穿越线路,但总体有所落后。”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云南通过纪录片、文化著作等方式塑造了包括丽江古城、三江并流、云南石林、茶马古道等多个旅游品牌,逐步打造起独特的旅游形象。高胥认为,地方旅游应该在提升区域经济合作方面进行深入开拓,网红只能作为“辅助力量”,而无法长久运行下去。

“保护我方丁真”

眼下,丁真暂时离开了家,就职于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理塘文旅)。说起来,理塘文旅可谓丁真的“贵人”。

天眼查APP显示,理塘文旅成立于2014年6月,注册资本200万,法人为杜冬,由理塘国资控股。目前理塘文旅对外投资5家企业,不乏旅行社、酒店、传媒等业务,在珠海香洲设有一家分公司。

记者曾尝试致电理塘文旅及杜冬本人,但电话一直未能接通。此前杜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太焦虑了,我现在从早到晚就是打电话接电话。”

11月18日,理塘文旅与丁真正式签约,一份是劳务合同,一份是代理合同。劳务合同指的是丁真需要为理塘和甘孜的旅游出力,每月有五险一金和3500元工资;代理合同则是由理塘文旅代理丁真的著作权、肖像权,并为其筛选真实正规的合作方,而公司不参与分成。

杜冬曾向媒体透露,之所以签订两份合同,是为了“给孩子一个交代”,我们希望他不要被伤害到,也不要被冲昏头脑,哪怕他不想(工作)了,也可以选择回家继续放牛。

有网友激动评论:“遇上好公司了!保护我方丁真!”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公司的做法很不错,抓住了好机会,希望当地旅游业能迎来一波高峰。

去年9月,杜冬担任理塘文旅的法人、董事长,目前还分别担任着理塘国投、康藏之窗旅行社的董事和执行董事。作为丁真的“贵人”,杜冬亦是一个对藏区文化非常了解的文艺青年。

早年间,杜冬曾在上海宝钢做英文翻译,译作小说有《黑暗之劫》、《波西米亚》和《流浪者旅店》等。2007至2010的4年间,杜冬6次穿梭于东部和康区,并陆续写下近15万字的《康巴情书》,又称“一本写给姑娘曲西的书”,在豆瓣读书收获了9.0的高分。

2010年,杜冬从上海辞职来到拉萨,供职于当地报社,并为多家媒体撰写西藏文化相关稿件。记者梳理发现,杜冬曾为全球知名旅行指南《孤独星球》撰写过西藏旅游内容,并担任过《西藏人文地理》的主笔。

在川西生活了十余年,杜冬在被问及“理塘将如何发展”相关问题时表示,川西有很多县推旅游,实践成本很高,要么时间,要么缺人缺物,但这并不代表不去尝试。“小规模试错,小步快跑才是适合理塘的。”目前看来,这个道理同样适合流量中心的丁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