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业 > 正文

股权内斗不止,大连圣亚困局难解

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H.600593,以下简称“大连圣亚”)的“内斗”仍未终止。

继公司5位副总经理联名辞职之后,9月17日晚间,大连圣亚发布公告称,磐京基金董事长毛崴拟担任公司总经理。至此,公司原有股东提名的董事和独董已基本出局,杨子平和磐京基金掌握了大连圣亚的董事会和监事会。

自6月份以来,大连圣亚股东间的“文争武斗”已持续多时。而舆论普遍关注的是,经过这场旷日持久的内斗之后,遭受疫情重创的大连圣亚还能否恢复元气?

谁的大连圣亚?

近日,在出任大连圣亚总经理的同时,毛崴还带来了一份承诺书。

股东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承诺:自2020年9月17日起未来的120个月内,将不以任何方式主动减持其所持有的2410.1413万股(占总股本18.17%),若违反承诺,则所得收益全部归大连圣亚所有。

据了解,在A股市场中,上市公司承诺不减持,对稳定公司股价显然有积极作用,但像磐京基金承诺十年不减持的案例却十分罕见。分析人士称,这份承诺书与其说是给股东和员工的一颗定心丸,倒不如说是一份胜利者的宣言。不过,公司原管理层是否会就此退出争斗尚言之过早。

如今,虽然星海湾投资持股比例为24.03%,仍然是大连圣亚的第一大股东,但杨子平和磐京基金等新股东已基本控制了大连圣亚的董事会、监事会等诸多关键部门。原董事长王双宏、副董事长刘德义、公司总经理肖峰先后被罢免。9月14日,5位副总经理孙彤、刘明、薛景然、张宝华、丁霞联名辞职表达抗议。

让人疑惑的是,拥有国资背景、原大连圣亚第一大股东星海湾投资是如何被踢出局的?

事实上,在资本市场中,如磐京基金一样的“野蛮人”并不少见,譬如2016年宝能系举牌万科(SZ.000002)就引发广泛讨论。与万科类似的是,大连圣亚的股权也颇为分散。大股东星海湾持股比例为24.03%;二股东磐京基金持有公司18.17%的股份,其它股东持股比例均低于10%,这给“野蛮人”的入侵创造了前提。

近年来,磐京系、杨子平等股东持续增持大连圣亚的股份。虽然并无太多证据证明磐京系、杨子平等股东为一致行动人,但在对待旧管理层的问题上,双方的步调却相当一致。在6月份,持股占比不足4%的杨子平,顺利获取了5个董事席位,并当选为大连圣亚的董事长,磐京系毛崴当选为副董事长。

如今,新旧管理层的斗争并未终止,如双方为抢夺企业公章,还一度上演武斗。不过,掌握了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的杨子平和磐京基金事实上已拥有了更多的主动权。接下来,大连圣亚的内斗将如何持续?值得关注。

环业投资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向蓝鲸房产指出,杨子平和磐京基金应该是通过了合规合法的程序来获得了公司的控制权,否则这场交易不会有法律效益。这对股权过于分散的企业也敲响了警钟。柏文喜指出,类似企业的股东若想不丧失控制权,首先应保持着较高的持股比例,保证重大事项的一票否决权。同时,企业也应该有比较好的业绩,这样中小股东才不至于被策反。

北京大成(杭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部主任龚俊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建议,原管理层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希望原管理团队和新管理团队能妥善处理双方的矛盾。据悉,辽宁迈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连神洲游艺城、肖峰等原股东已向法院上诉。

内忧外患的大连圣亚

在国内发展海洋主题公园的企业中,大连圣亚无疑是佼佼者,这或许也是股东方争夺控制权的重要因素。不过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大连圣亚的业绩并不好,这也给“野蛮人”入侵和策反中小股东提供了可乘之机。

2月份,突出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了多个行业,旅游、影院更是重灾区。大连圣亚位于大连、哈尔滨两地的项目,在春节、清明、五一等主要节假日均处于闭馆状态,导致经营业绩受到严重影响。今年上半年,大连圣亚实现营收2285.88万元,同比下滑82.52%;净亏损5320.07万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800.61%。与此同时,由于前期的扩张与转型,大连圣亚的债务问题亦十分突出。

截至2020年6月30日,大连圣亚资产负债率已升至63.68%;短期借款达1.53亿元,而其货币资金仅5421.99万元。显然,无论是哪方获取控制权,偿债都是不可回避的大问题。

而在内忧外患之下,大连圣亚的“大白鲸计划”也充满变数。纵观整个主题公园行业,债务、融资一直是困扰企业发展的大问题,其背后折射出盈利方式单一的困境。因此,包括大连圣亚在内的国内主题公园玩家都在努力打造自有IP,期待能够获取更加多元的营收来源,大白鲸计划便应运而生。

最近几年,大连圣亚为扩大规模,相继在哈尔滨、镇江、营口等地扩建和新建主题乐园项目,累计预算投入超过20亿元。据2020年半年报显示,为突破同质化竞争而建设的哈尔滨极地馆二期项目,目前工程进度为59%;镇江项目、营口项目和千岛湖项目进度分别为50%、70%和17%。

不过,由于资金压力巨大及管理层内斗,哈尔滨二期项目增加投资金额的议案被否决。

虽然毛崴并无旅游行业的经验,但其对大连圣亚的发展却有着自己的思路。他表示,大连圣亚与实力雄厚的国资展开深度合作,如大连旅游集团,由大连旅游集团持有全部国资股份,同时派遣督察组主导审计,并建议将大连圣亚品牌升级为“大连旅游”。

随着管理层的更迭,大白鲸计划的前景也变得扑所迷离。财经评论员严跃进指出,近期正是文旅市场复苏的时候,股东内斗会给企业经营和管理带来很大冲击。不但消耗了企业的资源,也对企业后续业务展开带来制约。

如今,磐京基金的“不减持宣言”能否让股东内斗暂告一段落?而毫无旅游行业经验的新一届管理层,能否带领大连圣亚在业绩上有所突破?一切都充满着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