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查 > 正文

老罗卖假货人设又崩 直播带货给监管提出了新挑战

老罗还债表现出色,刚建立起励志的新人设,转眼因为卖假货又崩了。

12月15日,罗永浩对“交个朋友”直播间“皮尔卡丹”羊毛衫为假货发布声明,被假冒品牌皮尔卡丹的线上旗舰店亦作出回应。16日,在天猫平台上,正版皮尔卡丹发声:“最近某平台直播间销售假冒皮尔卡丹羊毛衫,严重侵犯了皮尔卡丹品牌的权益。”

售假盖棺定论,容不得老罗有辩解的空间。直播带货看似门槛不高,但不代表实际上对于选品和供应链服务要求不高。直播带货大火,很多“配套”制度还在赶制中,其中就包括如何对付假货。

职业打假人王海是否真的“职业”还有待商榷,但王海打假也将诸多明里暗里的窗户纸捅破,打假人、主播、厂商和消费者几方拉锯,暴露了直播带货野蛮生长下黑暗的一面。

明星主播翻车引发全社会对直播售假的关注,但“治假”光盯着主播还不够。主播是售假产业链的一环,在很多直播间里,主播只是销售的角色,有时候很难保证商家发出的都是正品。线上直播的火热,给商家带来了全新的流量入口,也成为造假产业链的温床。

相比狭小的直播间,在直播间售卖的商品则来自天南海北。这些商品的生产、包装、寄递、信息发布、欠款拨付各有分工,且各环节相互分离,给品控带来极大挑战。即便直播间配有专业的选品团队,也很难保证万无一失。加上一些直播团队本身对商品把关不严,求流量赚快钱的大有人在,出了问题自然不稀奇。

直播带货乱象丛生,给监管提出了新挑战。这些新挑战不仅是对一种极富生机的商业模式的保护,也要触及这种商业模式下问题的矫正和治理。夸大宣传、假货、售后难题,每一个都是互联网卖货的老问题,但出现在直播带货的场景里,每一个又都成了新问题。

直播带货的流量可贵,很多平台都想要,却不应给假货开方便之门。直播带货的生机可贵,重塑消费业态可期,却不应早早被“负面”扰乱了阵脚。

近段时间,相关部门新修订并发布了多部涉及网络交易、促销、直播营销行为规范的文件。10月,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11月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初步算下来,围绕直播带货,今年已有10余份监管文件出台。尽管如此,整个行业依然在狂飙突进中寻找良性发展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