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查 > 正文

引入碧桂园系高管 黄士冯履新华鸿嘉信

依赖职业经理人助推规模增长的“捷径”,仍旧被部分中小房企所痴迷。

近日,浙系房企华鸿嘉信终于等来了新总裁,原碧桂园贵州区域总黄士冯正式加盟。与此同时,华鸿嘉信董事长李金枢亲自将集团高管召集到一起,共同学习和讨论“阿米巴经营模式”。

众所周知,中梁地产(HK.02772)曾依靠大规模引入碧桂园(HK.02007)系高管、推行阿米巴模式实现了异军突起。如今同为温州老乡的华鸿嘉信,似乎有意沿着中梁的进阶之路进行摸索。只是,随着市场红利期的消退,华鸿嘉信“迟到的变革”能否实现规模上的突破?尚有待观察。

黄士冯履新华鸿嘉信

在前任总裁张立洲于2月挂印离去后,华鸿嘉信的总裁之位已为黄士冯足足“预留”了半年时间。

相较于刘森峰等知名经纪人,在“高手云集”的碧桂园各大区域之中,黄士冯的知名度并不算高。不过,这似乎并未影响李金枢对黄士冯的欣赏与认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金枢曾表示,“如果要引进总裁,主要还是看他的背景、业内口碑以及过去任职经历。”从这三个方面来说,黄士冯无疑是佼佼者。

由校招生起步,黄士冯在碧桂园的工作履历已书写15年。其中,7年的贵州区域总裁时光无疑浓墨重彩。据碧桂园2019年业绩报显示,贵州区域贡献了约220亿元的销售额,占集团销售业绩的3%;而在黄士冯初进的2013年,碧桂园贵州区域的销售额仅17亿元。

显然,黄士冯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而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黄士冯的入职,华鸿嘉信也将陆续得到新的血液补充。如刘森峰履新实地集团总裁的时候,一大批原碧桂园江苏区域的高管便追随而来。陈凯出任新力控股(HK.02103)联席董事长后,昔日的多个下属亦空降而至。

与人事换防相伴随的是,在华鸿嘉信内部,一场关于“阿米巴经营模式”的培训和学习早已展开。所谓的阿米巴,就是把公司分割成多个独立的小团队,给予充分的自主权,互相竞争。当年,“老乡”中梁地产就是这种模式的坚决执行者,并效仿碧桂园,提出了“456”高速周转的模式,以达到迅速回笼资金和全国扩张的目标。

如今,“熟悉的配方”在华鸿嘉信内部重现。作为昔日碧桂园的地方大员,黄士冯经历过“同心共享”的跟投制度,也是碧桂园高周转模式的执行人。对于同样重仓三四线的华鸿嘉信而言,黄士冯更像是一个待开发的“宝藏男孩”。

在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看来,“现在市场情况多变,而且调控政策也多,地方的确需要很多灵活度和自住权来对待。同时,加快周转速度亦有助于房企应对政策调控”。因此,他对黄士冯的到来并不觉得意外。不过卢文曦也指出,房地产发展速度是有极限的,很多事情不能突破物理极限,否则人员、资金、管理都会跟不上的。

折戟的千亿梦

华鸿嘉信被迫“抄作业”的背后,是李金枢渐行渐远的千亿梦。

早年间,华鸿嘉信享受到了政策和区域红利,实现了规模的快速增长。虽然公司成立时间才8年,但华鸿嘉信却实现了15亿到460亿的规模腾飞。昔日的顺风顺水,也让李金枢对规模产生了错觉,抑或执念。

于2018年,华鸿嘉信提出,“2019年500亿、2020年1000亿”的销售目标。彼时,华鸿嘉信于2018年权益销售额为347.5亿。为推动规模的增长,华鸿嘉信于2019年新增了587.7亿元的货值,位居克而瑞榜单的第57位。

不过,随着市场行情的变化,华鸿嘉信在2019年并未完成500亿元的销售目标。疫情影响之下,华鸿嘉信的规模也进一步缩水。

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1-8月,华鸿嘉信实现全口径销售额184.2亿元,同比下滑22.6%,排名则由71名降至83名。莫说实现千亿销售额,即便是2019年的销售目标—500亿元,华鸿嘉信能否完成也需要打个问号。

由于拿地支出较大、销售额又不及预期,华鸿嘉信的资金压力也可想而知。目前,并没有公开数据披露过公司的发债成本。不过,在2018年6月的时候,合凡资产曾为华鸿嘉信发行过一期私募产品,规模为1.5亿,产品期限为9月,预计收益为11.32-15.44%,彼时行业融资成本尚处在低位。随着房地产行业融资环境的收紧,华鸿嘉信融资成本是否随之走高?值得关注。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指出,如今华鸿嘉信明显进入到一个瓶颈期,市场环境在变化、地方政策也在调整,公司也有必要做出改变。大房企高管的到来,给企业投资、城市布局等方面都会带来积极改变。

启动跟投、学习阿米巴模式、引入碧桂园系高管……虽然每次都要慢上半拍,但华鸿嘉信的主动变革还是引起了诸多关注。黄士冯的到来,会给华鸿嘉信带来哪些改变?蓝鲸房产会持续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