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查 > 正文

喜茶疯狂联名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作为最热衷于联名的网红茶饮品牌,喜茶在社交媒体上屡屡占据C位。从可爱多冰激凌到多芬沐浴露,从爱彼迎民宿到五菱汽车......喜茶充分体现了“万物皆可联名”,甚至被冠上“奶茶界交际花”的称号。

但最近,喜茶与阿迪达斯的联名营销却“翻车”了。双方合作推出了一款名为“多肉葡萄紫跑鞋”的运动鞋,按照官方说法,这次合作“是一次对千禧年专属特色Y2K潮流文化的融合,是一个跨世纪时期对高科技的幻想”。

产品展示架上,一杯杯多肉葡萄紫饮料,与阿迪达斯运动鞋摆放到了一起。

屏幕快照 2020-08-26 下午3.27.38.png

由此引发网友一片吐槽——“从此喜茶有了一股脚臭味”“难以直视”“颜色太土了”“喜茶为什么要到处搞联名”。

WechatIMG4561.jpeg

这不是喜茶第一次在联名的路上“翻车”了。2019年,喜茶与杜蕾斯推出“#419不眠夜#”合作,双方文案因为不当的暗示性语言而遭到网友口诛笔伐,最后不得不公开道歉。

虽栽了一个跟斗,但喜茶并未放慢联名营销的脚步。据不完全统计,喜茶自2017年以来,已经联动了54个不同的品牌,超过对手乐乐茶的32次、奈雪的茶的22次。仅2020年上半年,就已经联名了14个品牌,大有创造新高的趋势。

喜茶疯狂联名的背后,意味着什么?

被吐槽好过没水花

“联名营销实际上是跨界营销的一种,产品和销量是其次,最主要是获得品牌的曝光,通过成本较低的方式,获得合作方粉丝群体的关注,让自己的品牌被更多圈层的消费者所认识了解。”8月24日,清华大学品牌营销研究员孙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孙巍表示,由于茶饮行业技术门槛较低、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喜茶正通过联名等重度营销的方式来形成自己的护城河,带来的好处就是品牌延伸性较强。

喜茶曾跨界联动的品牌涵盖了巴黎欧莱雅、多芬、M&M、百雀羚、科颜氏、QQ音乐、大英博物馆等等。这些品牌大多是各自领域的经典品牌,以品质著称,与喜茶形成了较强的互补效应,也通过彼此的粉丝群体获得了更多有价值的用户。

但近年来联名成为常规营销动作,爆款越发难以诞生,且用力过猛往往会带来反噬效果。

“品牌联动要注意的一点是,不能突破消费者认知。比如这次喜茶跟阿迪达斯,一杯喝的跟一双鞋子放在一起,容易引起粉丝的不适感,这是被吐槽的核心原因。”孙巍表示。

与杜蕾斯的合作也是同理。“一个食品饮料品牌跟一个生理用品跨界,尺度把握得不好,输出的内容突破了大众认知底线,也会造成对品牌的伤害。”孙巍表示。

u=4032306346,1497889517&fm=26&gp=0.jpg

但在孙巍看来,被反感和批评或许不是最坏的情况,因为同样可以带来流量,最糟糕的是消费者没有反馈,品牌合作没有溅起水花。

典型的例子是,喜茶与和路雪联名的雪糕、与太平鸟联名的T恤反响平平。太平鸟联名款产品在天猫旗舰店月销量与普通款相比甚至更低,目前相关产品已下架。

对此,8月22日,喜茶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营销活动不追求销量,而是想让更多人了解喜茶品牌的初心。

同质化催生营销战

除了联名品牌数量上不断增加,喜茶的联名品类也从单一的食品领域,扩展到了服装潮牌、生活用品、文创等多个领域。其不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茶饮品牌”。

timg (5).jpeg

从一开始只是围绕着吃喝和年轻女性的周边消费小心尝试,到联名AAPE开主题店卖衣服、联名阿迪达斯卖鞋、联名爱彼迎做定制民宿......喜茶已经把自己的IP拓宽到多个场景,不断突破行业界限。

用孙巍的话来说,“喜茶在试图从单一的茶饮品牌,进化到一个年轻人所热爱的全品类、多场景消费平台。”

8月24日,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茶饮本来技术门槛就相对较低,加上高利率高、竞争激烈,造成近年产品层面同质化日益严重,留住消费者的难度越来越大。喜茶联名一切,也是想最大程度地留住消费者。

据36氪发布的《2019新茶饮消费白皮书》,2019年我国茶饮市场的总规模将突破4000亿元,相当于咖啡市场的2倍以上。而其中的新茶饮市场,到2020年预计将达到500亿元。

新茶饮行业驶向发展快车道的同时,头部品牌受到资本追捧,但也变得越来越相似。

喜茶于2020年3月完成高瓴资本等新一轮融资,投后估值超过160亿元。奈雪的茶也被传出获得深创投领投的新一轮近亿美元融资。

这两者均传出启动IPO计划,但喜茶和奈雪的茶相关负责人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暂时没有可回应的信息”。

在一二线城市中,双方更是“贴身肉搏”。据相关媒体统计,在上海,喜茶有1/4的服务覆盖区域与奈雪的茶重合,而在深圳,这个数字高达70%。

此外,产品之间的差异化越来越不明显。例如,喜茶的满杯水果家族和奈雪的霸气鲜果茶、喜茶的芝士茗茶和奈雪的芝士名优茶、喜茶莓莓芒芒和奈雪的霸气芝士鲜果茶,均属于同类产品。

2018年,奈雪的茶创始人彭心在朋友圈“怒怼”喜茶抄袭奈雪产品,包括芝士草莓、霸气蜜桃、霸气黑提等,公开叫板喜茶创始人聂云辰,引发了一场关于喜茶是否抄袭的讨论。

在朱丹蓬看来,随着供应链管理越来越成熟,头部茶饮品牌推陈出新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便不抄袭,趋同也不可避免。

产品差异化越来越难,从品牌、场景和消费者群体上“突围”,以此来拉开自身品牌形象与竞争对手的差异,或许正是喜茶的策略之一。但联名营销能抓住消费者的胃口多久,仍有待时间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