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财经 保险 调查 银行 行业 快讯 黄金 期货 外汇 原油 银行 理财 快讯 聚焦

当“天眼”成了一包香烟 是弘扬科学家精神还是“蹭热点”?

2020-08-10 11:24:39 来源:科技日报

“商标碰瓷也好,侵权也罢,都说明‘天眼’的品牌价值所在,相关方面在品牌保护上要及时跟上,不能让‘天眼’这样的大科学品牌频频遭到商业滥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眼’不仅仅是一个大科学装置,它代表的是一种国家形象。只有把‘天眼’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提起“天眼”,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或许就是贵州山窝里的那口“大锅”。没错,历时22年,耗尽科学家南仁东一生的心血,这才有了足以领先世界二三十年的“中国天眼”。可如今,这个世界级的IP,竟然被用在了烟草上面。

日前,科技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一包叫“天眼”的香烟在贵阳市场上悄然流行。这是纯属巧合,还是跨界联姻?

当“天眼”成了一包香烟

是弘扬科学家精神,还是“蹭热点”?

神秘紫色的天幕中,地平面及“天眼”全景模型由近而远,缀以瑰丽星云和灿烂繁星,“FAST”的简称跃然其上……从外包装上看,科技感十足。市场上流行的这包香烟,以“天眼”命名,号称是全球第一包星空题材卷烟。

在此之前,或许很少有人会把“中国天眼”和香烟联系起来。事实上,这包“天眼”烟,悄然间已经上市两年了,由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和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

在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对“天眼”烟如此阐述——以“中国天眼”命名,致敬“中国天眼”所蕴涵的伟大科学精神和奋斗精神。

提及这包香烟的由来,贵州省烟草专卖局局长、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总经理高体仁曾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为了更好地纪念和铭记南仁东先生,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弘扬南仁东精神,让精神生生不息,用产品讲述故事,我们提出了打造‘天眼’系列卷烟产品的创意和构想……”

高体仁明确表示,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天眼”,才有了这款香烟的诞生。

位于贵州平塘大窝凼里的“大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凝结了南仁东一生的心血和汗水。此前,它有个拗口的名字,叫“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2016年9月25日,在落成启用时,习近平总书记在贺信中提到“中国天眼”。在2017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再度点名“中国天眼”。从此,“中国天眼”或“天眼”的字眼频频见诸报端网端。

如今,堂堂大国重器何以成了一包香烟的名字?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贵阳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盈科(贵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余清凯律师明确表示不能接受。他说,或许出品方的初衷是好的,但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将一包香烟命名为“天眼”,在外包装上也高度关联,确实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对不起!我已经注册商标了

商标法已很完备,该用法治眼光审视这件事

那么,“天眼”烟是否得到相关方面授权?是否涉嫌商标侵权?

在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商标事宜由云南方面负责,具体情况他不知道。至于其他方面,这位工作人员不愿多谈。

电话联系了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宣传策划部,一位负责人在了解相关情况后,明确告知科技日报记者:此事要找云南中烟技术部。至于联系方式,“没有!”

经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查询得知,早在2017年3月17日,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申请注册了“天眼”中文商标,2018年4月23日,又申请注册了“天眼 云烟 YUNYAN HTTP://WWW.HYHHGROUP.COM SINCE 2016”“天眼 云烟 FAST SINCE 2016 HTTP:/WWW.HYHHGROUP.COM”,三个商标类型均为烟草制品。

很显然,“天眼”商标被抢注了。而早在2016年9月25日,“天眼”就在贵州平塘建成,并进入调试阶段。

科技日报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当初,烟草公司在使用“天眼”元素及商标时,和国家天文台没有做过任何沟通。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为此也发过律师函交涉,但没有得到相关方回应。

对此,余清凯表示,申请商标注册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或有其他不良影响。从这两点上看,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抢注的商标涉嫌侵权。当然,最终构不构成侵权,还需通过法律途径来确认。

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说,尽管情感上难以接受,但如果“天眼”的商标合法,也只能承认现状。况且,市面上不乏“中南海”“黄果树”这类的香烟品牌。

“两者没有可比性,不能相提并论。”在余清凯看来,早期的商标法还不完善,让“中南海”之类的老品牌得以使用至今,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但“天眼”面临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商标法已经很完备了,应该用法治的眼光来审视这个事情。时代背景不同,游戏规则自然也不同。

“天眼”面临的新问题

“正主”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从调试到正式投用,“天眼”的科学产出令世人惊艳。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天眼”将继续保持着世界一流的地位,知名度和影响力毋庸置疑。也正因为如此,一些单位或个人在申请商标时,总想蹭一蹭“天眼”的热度。

截至2020年8月7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商标局官网以“天眼”作为关键词检索,可以查询到1106件商标注册申请记录。其中,下手最早的是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陆续成功申请注册了“克度天眼”商标,涵盖45个分类,且商标对应图案就是“天眼”的“大锅”造型。换言之,如果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要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很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2017年3月17日,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了“天眼”中文商标,之后在类似商标的注册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似乎有所收紧。贵州红德夏秋茶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天眼红茶”、贵州日报报业集团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新闻”、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天眼 FAST SINCE 2016 FILTER CIGARETTES及图”等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驳回。

在驳回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注册申请时,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特别提到,申请商标中“天眼 FAST”为我国天眼超级望眼镜的中英文名称,作为商标上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同时亦产生不良社会影响。

敲响大科学工程品牌保护警钟

只有把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

有意思的是,2017年8月11日,平塘县国有资本营运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中国天眼”商标时被驳回,同一商标在2019年6月4日被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

余清凯表示,商标碰瓷也好,侵权也罢,都说明“天眼”的品牌价值所在,相关方面在品牌保护上要及时跟上,不能让“天眼”这样的大科学工程品牌频频遭到商业滥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眼’不仅仅是一个大科学装置,它代表的是一种国家形象。只有把‘天眼’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正是“天眼”,敲响了大科学工程品牌保护的警钟。

“在品牌保护上,‘天眼’应该向‘老干妈’学习。”贵州大学副教授、传播学专家杨逐原表示,为了商标维权,“老干妈曾经花费巨资四处打假,注册了“老姨妈”“老干娘”等100多个防御性商标,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牢牢筑起了商标护城河。

余清凯建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和贵州省应该尽快建立起相应的联动机制,共同保护好“天眼”这个世界性的IP,擦亮“天眼”品牌形象。

目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的“中国天眼”商标,也仅仅涉及20个商标品类。下一步,围绕“天眼”的品牌保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尚不可知。

“商标碰瓷也好,侵权也罢,都说明‘天眼’的品牌价值所在,相关方面在品牌保护上要及时跟上,不能让‘天眼’这样的大科学品牌频频遭到商业滥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眼’不仅仅是一个大科学装置,它代表的是一种国家形象。只有把‘天眼’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提起“天眼”,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或许就是贵州山窝里的那口“大锅”。没错,历时22年,耗尽科学家南仁东一生的心血,这才有了足以领先世界二三十年的“中国天眼”。可如今,这个世界级的IP,竟然被用在了烟草上面。

日前,科技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一包叫“天眼”的香烟在贵阳市场上悄然流行。这是纯属巧合,还是跨界联姻?

当“天眼”成了一包香烟

是弘扬科学家精神,还是“蹭热点”?

神秘紫色的天幕中,地平面及“天眼”全景模型由近而远,缀以瑰丽星云和灿烂繁星,“FAST”的简称跃然其上……从外包装上看,科技感十足。市场上流行的这包香烟,以“天眼”命名,号称是全球第一包星空题材卷烟。

在此之前,或许很少有人会把“中国天眼”和香烟联系起来。事实上,这包“天眼”烟,悄然间已经上市两年了,由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和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出品。

在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对“天眼”烟如此阐述——以“中国天眼”命名,致敬“中国天眼”所蕴涵的伟大科学精神和奋斗精神。

提及这包香烟的由来,贵州省烟草专卖局局长、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总经理高体仁曾在发布会上公开表示,“为了更好地纪念和铭记南仁东先生,为了更好地传承和弘扬南仁东精神,让精神生生不息,用产品讲述故事,我们提出了打造‘天眼’系列卷烟产品的创意和构想……”

高体仁明确表示,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天眼”,才有了这款香烟的诞生。

位于贵州平塘大窝凼里的“大锅”,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灵敏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凝结了南仁东一生的心血和汗水。此前,它有个拗口的名字,叫“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2016年9月25日,在落成启用时,习近平总书记在贺信中提到“中国天眼”。在2017年新年贺词中,习近平总书记再度点名“中国天眼”。从此,“中国天眼”或“天眼”的字眼频频见诸报端网端。

如今,堂堂大国重器何以成了一包香烟的名字?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贵阳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北京盈科(贵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余清凯律师明确表示不能接受。他说,或许出品方的初衷是好的,但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将一包香烟命名为“天眼”,在外包装上也高度关联,确实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对不起!我已经注册商标了

商标法已很完备,该用法治眼光审视这件事

那么,“天眼”烟是否得到相关方面授权?是否涉嫌商标侵权?

在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对科技日报记者表示,商标事宜由云南方面负责,具体情况他不知道。至于其他方面,这位工作人员不愿多谈。

电话联系了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宣传策划部,一位负责人在了解相关情况后,明确告知科技日报记者:此事要找云南中烟技术部。至于联系方式,“没有!”

经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网站查询得知,早在2017年3月17日,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申请注册了“天眼”中文商标,2018年4月23日,又申请注册了“天眼 云烟 YUNYAN HTTP://WWW.HYHHGROUP.COM SINCE 2016”“天眼 云烟 FAST SINCE 2016 HTTP:/WWW.HYHHGROUP.COM”,三个商标类型均为烟草制品。

很显然,“天眼”商标被抢注了。而早在2016年9月25日,“天眼”就在贵州平塘建成,并进入调试阶段。

科技日报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当初,烟草公司在使用“天眼”元素及商标时,和国家天文台没有做过任何沟通。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为此也发过律师函交涉,但没有得到相关方回应。

对此,余清凯表示,申请商标注册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或有其他不良影响。从这两点上看,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抢注的商标涉嫌侵权。当然,最终构不构成侵权,还需通过法律途径来确认。

也有不同的声音。有人说,尽管情感上难以接受,但如果“天眼”的商标合法,也只能承认现状。况且,市面上不乏“中南海”“黄果树”这类的香烟品牌。

“两者没有可比性,不能相提并论。”在余清凯看来,早期的商标法还不完善,让“中南海”之类的老品牌得以使用至今,这属于“历史遗留问题”,但“天眼”面临的情况完全不同,现在商标法已经很完备了,应该用法治的眼光来审视这个事情。时代背景不同,游戏规则自然也不同。

“天眼”面临的新问题

“正主”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从调试到正式投用,“天眼”的科学产出令世人惊艳。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内,“天眼”将继续保持着世界一流的地位,知名度和影响力毋庸置疑。也正因为如此,一些单位或个人在申请商标时,总想蹭一蹭“天眼”的热度。

截至2020年8月7日,在国家知识产权商标局官网以“天眼”作为关键词检索,可以查询到1106件商标注册申请记录。其中,下手最早的是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2016年10月28日至11月4日,贵州克度天眼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陆续成功申请注册了“克度天眼”商标,涵盖45个分类,且商标对应图案就是“天眼”的“大锅”造型。换言之,如果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要使用相关文字及图案商标,很可能会被认定为侵权。

2017年3月17日,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了“天眼”中文商标,之后在类似商标的注册上,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似乎有所收紧。贵州红德夏秋茶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天眼红茶”、贵州日报报业集团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新闻”、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天眼 FAST SINCE 2016 FILTER CIGARETTES及图”等商标在申请注册时,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驳回。

在驳回红云红河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天眼 FAST”注册申请时,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特别提到,申请商标中“天眼 FAST”为我国天眼超级望眼镜的中英文名称,作为商标上册使用在指定商品上,易使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误认,同时亦产生不良社会影响。

敲响大科学工程品牌保护警钟

只有把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

有意思的是,2017年8月11日,平塘县国有资本营运有限责任公司申请注册“中国天眼”商标时被驳回,同一商标在2019年6月4日被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

余清凯表示,商标碰瓷也好,侵权也罢,都说明“天眼”的品牌价值所在,相关方面在品牌保护上要及时跟上,不能让“天眼”这样的大科学工程品牌频频遭到商业滥用。“从某种意义上说,‘天眼’不仅仅是一个大科学装置,它代表的是一种国家形象。只有把‘天眼’品牌保护好了,才对得起科学家的心血,对得起国家和人民。”

正是“天眼”,敲响了大科学工程品牌保护的警钟。

“在品牌保护上,‘天眼’应该向‘老干妈’学习。”贵州大学副教授、传播学专家杨逐原表示,为了商标维权,“老干妈曾经花费巨资四处打假,注册了“老姨妈”“老干娘”等100多个防御性商标,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牢牢筑起了商标护城河。

余清凯建议,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和贵州省应该尽快建立起相应的联动机制,共同保护好“天眼”这个世界性的IP,擦亮“天眼”品牌形象。

目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成功注册的“中国天眼”商标,也仅仅涉及20个商标品类。下一步,围绕“天眼”的品牌保护,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有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尚不可知。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商业建议,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本站发布的图文一切为分享交流,传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内容仅供参考

相关文章

私募排排网:建议关注水利板块优质工程标的

在7月13日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秘书长苏伟表示,在继续加快推进172项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的同时,将抓紧谋划一批新

来源:证券日报网

彭文生:预计GDP增速从Q1同比-6.8%上升至Q4的6%附近

近期,各大机构中期策略会密集召开,下半年经济展望以及投资策略也相继出炉。尤其是进入后疫情时代,疫情后的中国将如何在短期深化复工复产

来源:证券日报网

蘑菇街2020财年亏损翻番 佣金收入降幅达43%

5月29日,蘑菇街(NYSE:MOGU)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四财季及2020财年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2020财年,蘑菇街总营收为8 35亿元(约合1 1

来源:证券日报网

恒大直播间来了佘诗曼和华少 在线观看人数超136万

恒大直播间最近人气急升,明星大咖频频现身助阵。前有佟大为、黄晓明,5月22日更迎来著名演员佘诗曼与中国好舌头华少。当晚八点,两大人气

来源: 中国网财经

建融家园将接手青客公寓在杭州的大约5000间房源

近日,经济观察网报道称,建设银行旗下的长租公寓平台建融家园将接手青客公寓在杭州的大约5000间房源。青客一位区域负责人甚至向媒体表示,

来源:证券日报网

“五一”机票价格偏低 机票预订高峰或还未来

明明是12年以来最长的五一假期,可这个假期却略显冷清。五一临近渐渐开始忙了,但与往年相比体量还是会小一些。有旅游行业相关工作人员对《

来源:证券日报网

深圳2000万级豪宅半天卖54套 郑州房价涨了5.89%

近来,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在疫情过后,在刺激经济、货币大宽松的优渥背景下,房价会不会再涨一波。地产人的朋友圈为此不

来源:证券日报公司零距离公众号

3月募资规模快速反弹 房地产信托继续收缩

一季度疫情对集合信托发行与成立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来看一组数据。用益信托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集合信托产品发行和成立规模均有

来源:信托百佬汇

保险股跌得最惨 一季度仅10只金融股收正

今日A股迎来一季度收官战,从一季度表现看,沪指累计下跌9 83%,深成指下跌4 49%,创业板指上涨4 10%。从金融股涨跌幅来看,剔除年内新上市

来源:证券日报之声公众号

京东转亏为盈!财报亮眼 用户增长超阿里!市值应声暴涨300亿

亏损十年的京东终于开始盈利了!3月2日晚间,京东集团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全年净利润118 9万元,十年来首次盈利。尤其是,四季

来源: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