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人民币汇率正式跨入6.4时代

去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触底反弹,开启了强势上涨行情,而这股势头在进入2021年以后仍未停止。在今年的第一个工作日(1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5408;而在1月5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上调648个基点,报6.476。至此,人民币汇率正式跨入6.4时代,升值至2018年6月21日(6.4706)以来最高。

如果更为直观地看去年5月底以来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幅度,2020年最低点的5月29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为7.1316,若彼时换汇5万美元则需356,580元,而以1月5日的中间价来计算则需323800元,不到8个月的时间就“节省”了32780元。

不仅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双双升破6.5关口。截至1月5日16时10分,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报6.4425,盘内最高升至6.4117;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报6.4608,盘内最高升至6.4292。

对于近期人民币汇率持续上涨,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这主要是由国内经济基本面因素和市场情绪所驱动。具体而言,人民币快速升值源于几点,一是对人民币看涨情绪的集中释放。1月4日,央行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跨境人民币政策支持稳外贸稳外资的通知》,进一步拓宽跨境人民币使用范围,优化跨境人民币在投融资和资本项下的流动管理,简化跨境人民币结算流程和操作便利性。市场普遍认为此举有利于吸引跨境资本流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对于人民币的看多情绪,推动人民币快速走高。二是近期中国陆续与主要贸易伙伴签署RCEP、中欧投资协定等多边框架,显著改善了中国外部发展环境,有利于推动跨境贸易和投资发展,进一步提振了市场对于中国经济稳定发展和人民币升值的信心。三是从全球疫情防控看,美元指数持续回调,中国经济将继续一枝独秀,支撑了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货币价格受制于供需关系,中国经济向好,带来在国际贸易中对人民币的需求上升,人民币升值是必然。”武汉大学客座研究员唐大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同时,他还谈及,人民币升值有利于中国的对外采购,但不利于出口,这需要引起重视。

因此,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赵雪情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建议,外贸企业需要树立财务中性理念,不赌汇率走向,减少单边押注行为,基于实需开展套期保值,完善会计、税收、激励机制,降低汇率风险管理成本。

对于后期人民币汇率的走势,王有鑫预计,人民币将继续延续强势表现。“无论是从境内外疫情防控还是经济复苏进度,还是货币政策走势和跨境资本流动形势看,支撑人民币汇率强势的因素将继续发挥作用,短期形势不会发生大的逆转。”在王有鑫看来,目前需重点关注两方面情况,一是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和幅度,避免升值过快对出口部门和实体经济造成伤害;二是美国疫情防控和美元指数的后期走势。下半年随着疫苗接种增加和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美元指数可能会跟随美国经济呈现阶段性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