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何晓宇:家庭财富管理需要跟上时代步伐

“十四五”时期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双循环”新发展格局将引导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当前,政信产业和国家重要战略、发展方向相融合,为基础建设、乡村振兴、“一带一路”倡议等提供了资金保障。

近日,政信投资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何晓宇在参加2020政信产业高峰论坛暨第五届中国PPP投资论坛时发表了题为“政信金融在新时代的新机遇”的主旨演讲。

何晓宇在论坛上表示,伴随着我国进入经济发展的新阶段,财富管理正迎来新时代。当前,人们的财富增长模式正在发生改变,所以家庭财富管理需要跟上并适应变化。总体来看,选对方向和领域做中长期投资和资产配置,更容易与国家经济增长趋势保持同频,并以时间成本获得复合增长率。

家庭财富管理

需要跟上时代的变化

“2020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出炉,这份看似与普通人没有直接关系规划其实蕴藏着国家对于未来巨大的财富计划。规划指出‘到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中等收入群体显著扩大’,这实际上就是中国版的收入倍增计划。”何晓宇表示,国内很多学者建议在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宜将今后10-15年的发展目标定为中等收入群体倍增计划。这个倍增计划也是与每月收入水平不足1000元的6亿人口密切相关的。看似难度非常大的目标,在未来实现起来可能要比过去的20年更容易。比如,2000年的时候,中国人均GDP刚刚突破1000美元,而现在已经过了1万美元。按照大多数机构的预测,按照未来中国经济进入中等增速的标准,2035年中国人均GDP有望达到2万美元。届时如果中国能有10亿人口跨入中等收入群体,那么中国社会就成了橄榄型社会,将更加稳定和谐。

同时,何晓宇提到,根据国家统计局官方数据,按照典型的三口之家的年收入在10-50万元之间的标准,2017年我国中等收入群体的数量已经达到了4亿人,涉及1.4亿个家庭,他们具有购车、购房、闲暇旅游的能力,是未来消费驱动经济增长的有力支撑。

“照此来看,这个计划不仅事关已经达到中等收入群体的4亿人,而且事关未来广大三四线城市的5-6亿人。然而,人们的财富增长模式也正在发生改变,所以家庭财富管理需要跟上时代并适应变化。”何晓宇坦言。

要做中长期投资

和资产配置

在谈及财富管理发展时,何晓宇表示,根据机构调研统计,2019年中国居民的可投资资产的规模突破了200万亿人民币,在资本市场,有百万亿元的资产管理机会。

所谓百万亿元级的机会,在中国,主要是两类人拥有的财富。一类是高净值、超高净值人群,他们的可投资产平均在600-1000万元,这样的群体在中国接近200万,他们的可投资资产加起来接近100万亿元。还有一类我们称之为大众富裕阶层,资产比中产阶级稍高一些,资产在100-600万元,这类人大概接近3000万,他们也掌握着约100万亿元的资产。这两类人的财富相加,就是将近200万亿元的财富。

“很显然,高净值人群中的绝大部分是因为抓住了改革开放的红利,从年龄来看,到了需要考虑资产传承的阶段,而大众富裕阶层,做好家庭资产配置更重要。所以说,伴随着我国进入经济发展的新阶段,财富管理也迎来新时代。”何晓宇表示。

何晓宇进一步分析称,中国居民的资产配置中,90%的家庭的70%资产是房产,金融资产只占不到30%的比例。未来,国家将通过资本市场的改革,优化国民整体的投资结构。高净值人群大多投资房产、信托、私募基金等产品,大众富裕阶层受限于投资门槛更多投资在公募基金、证券等流动性更好的标准化产品上。未来金融监管套利空间越来越窄,加之社会加速老龄化,家庭财富管理更加需要稳健投资,需要投资机构和投资者本人在安全和收益之间做很好的平衡。从风控角度来说,大额投资越来越多,专业化投资技术在源头上做好风险控制更加重要。

“总体来看,不管是国家倡导还是家庭财富管理需要,选对方向和领域做中长期投资和资产配置更容易与国家经济增长趋势保持同频,并以时间成本获得复合增长率。”何晓宇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