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莎普爱思走下坡路 1.95亿抛售强身药业

莆田系入主之后,莎普爱思(603168.SH)开始频繁做“加减法”。

11月23日晚间,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将以1.954亿的评估价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莎普爱思强身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强身药业”)100%股权。

强身药业是莎普爱思2014年上市后的唯一一次资本运作,主要经营各类药剂、口服液等中成药。

2015年莎普爱思花3.46亿买入强身药业,加上投产新建项目,共募资4.8亿余元。5年间一进一出,此番挂牌无疑是亏本大甩卖。

自2017年陷入“神药”风波后,曾经的明星企业莎普爱思也开始走下坡路。今年一季度,莎普爱思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康套现离场,有着“莆田系”背景的林弘立、林弘远兄弟正式入主。

企业战略分析师、财富书坊创始人周锡冰11月24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强身药业的主营业务不是新东家的强项,以经营民营医院闻名“莆田系”更擅长医院方面的运作。此次剥离强身药业一是为了及时止损,实现资本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是为了公司战略转型打基础。

针对抛售强身药业后的资金运作以及公司是否将进一步“弃药从医”等问题,时代财经11月24致电莎普爱思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并未正面回复,仅表示“公司是为优化资产结构,聚焦优势业务。”

唯一资本运作成“败笔”

此次挂牌转让的强身药业曾备受看好,莎普爱思也借机进入中药赛道。

强身药业成立于2014年,原为吉林强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产品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2015年11月,莎普爱思与吉林省东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东丰药业”)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双方商定强身药业100%股权的转让价格为3.46亿元。

彼时莎普爱思募集了4.8亿元资金,除了支付收购款之外,其余资金用于强身药业新建中药提取生产车间和仓库项目等。

根据莎普爱思当时的说法,随着强身药业的中药产品推向市场,公司将在西药和中药两个领域同时布局,通过产品及渠道整合,西药产品和中药产品将形成互补,盈利能力不断增强。

《股权转让协议》还约定,东丰药业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考核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

不过,从实际表现来看,强身药业始终未完成承诺,2016年至2018年实际完成业绩分别为125.39万元、1028.42万元和-802.31万元。2018年,莎普爱思为此计提了1.78亿元的商誉减值,也导致当年出现上市后首亏。

莎普爱思在挂牌转让公告中表示,由于有关自媒体的报道,对莎普爱思的品牌美誉度产生负面影响,相关市场推广计划未能按原计划实施,导致中成药产品销售量大幅下降。

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8月31日,强身药业资产总额为2.53亿元 ,净资产为1.69亿元,2020年1-8月营业收入为733.39万元,净亏损2641.82万元。

“弃药从医”趋势渐显

根据挂牌公告,接盘方还需要承担强身药业7667.14万元的债务。在周锡冰看来,新东家急于出售亏损资产很难卖出不错的价格。不过,随着强身药业剥离,莎普爱思有望消除业绩隐患,未来或向莆田系擅长的医院方向进一步转变。

今年9月30日,莎普爱思对外公告,拟以5亿元收购上海渝协医疗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协和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的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称“泰州医院”)100%股权。这是林氏兄弟入主莎普爱思后首次大手笔交易,林氏兄弟同时也是泰州医院的实控人。

这笔收购遭到浙江证监局和上交所的问询。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此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莆田系’林氏兄弟大概率是想将手中现有的非上市公司的资产逐渐转移至莎普爱思,借上市公司的壳让资产更易变现。”

在周锡冰看来,泰州医院所在的妇儿赛道是一块“肥肉”,林氏兄弟高价将其纳入莎普爱思是想在资本运作下将这块资产做大做强。“强身药业若能顺利转让,所得资金大概率也将用于泰州医院后期运作以及其他医院标的的并购上。”

除被收购的泰州医院外,林氏家族旗下还控制着上海天伦医院、重庆国宾妇产医院等多家医院。

核心“神药”已成往事

此前,莎普爱思曾靠“神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也称,“莎普爱思滴眼液”)打天下。三年前陷入舆论风暴后,苄达赖氨酸滴眼液销量断崖式下滑。2020年三季报显示,这款眼液销售收入仅为8682万元,营收占比为36.15%。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莎普爱思应在三年之内即2020年底之前完成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不过根据莎普爱思10月28日公告,预计无法在原定期限内将评价结果上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目前已通过浙江省药监局向国家局申请延期。

在三季报中,莎普爱思也指出,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工作存在无法按照国家药监局的要求在三年内(即2020年底之前)完成的可能,其批准文号将可能被注销或到期后不予再注册,从而导致该产品不能继续生产销售。

当前,尽管莎普爱思滴眼液仍在市场中销售。但在业内看来,“神药”威力不再,缺少核心产品支撑的莎普爱思,已经成为一个空壳。

事实上,莎普爱思也曾尝试战略转型。2019年,莎普爱思转战大健康赛道,陆续推出蒸汽热敷眼罩、智能眼部按摩仪、眼部医用冷敷贴以及叶黄素等护眼产品,尽管主打年轻化并站在“养生”热门赛道,但莎普爱思的新品在市场中并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今年8月,莎普爱思完成董事会更换,上海养和一方全面接盘。在周锡冰看来,随着莎普爱思公司架构的整体更换,公司的发展方向将很难再有往昔的影子。

据天眼查,当前莎普爱思对外投资的项目仅有泰州医院、莎普爱思销售有限公司和已在挂牌转让的强身药业三项。其中,莎普爱思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本8800万元,涉及中医诊所和大药房两项对外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