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业绩亏损持续收窄 四家上市航司第三季度实现盈利

航司业绩回暖迹象正在浮现。

日前,上市航司陆续披露第三季度业绩报告。吉祥航空率先发布,公告显示第三季度公司实现扭亏,单季净利润达到1.96亿元;南方航空同样实现第三季度扭亏,实现归母净利润7.11亿元;实现扭亏的上市航司还有春秋航空,第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2.59亿元;此外,华夏航空亦披露公告称,第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3亿元。

“全年业绩肯定是亏损持续收窄的状态。”谈及全年业绩水平,有民营航司从业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按照往年的出行情况来看,十一过后民航业会进入淡季,但今年疫情打乱商务出行节奏,四季度商务出行需求或将集中爆发,圣诞节以及元旦期间民航业也有望迎来出行小高峰。该从业人士同时坦言,随着民航业回暖,上市航司全年业绩的亏损幅度将逐步收窄,但想要实现扭亏仍然很难。

“即将到来的四季度对于航空业仍会是一个寒冬,我们认为境内外航司还需做好过冬的准备。”有公募基金研究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该研究员表示,长期来看,在积极防控、疫苗加速研发等有效举措下全球航空需求回归正轨是大概率事件,但此次疫情对于整个行业,特别是我国航空业而言无疑会产生深远影响。

四家上市航司第三季度实现盈利

三季报数据显示,有四家上市航司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

公告显示,南方航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53.5亿元,同比下降43.9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63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南方航空实现营业收入263.8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7.11亿元。

吉祥航空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1.7亿元,同比下降44.8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8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吉祥航空实现营业收入30.0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96亿元。

春秋航空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68.27亿元,同比下降40.9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49亿元。其中,第三季度,春秋航空实现营业收入27.82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59亿元。

华夏航空三季报数据显示,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33.25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1亿元。其中,第三季度华夏航空实现营业收入13.41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1.63亿元。

“今年全年对航空公司的经营压力都非常大。”谈及业绩回暖,吉祥航空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得益于国内疫情控制得当,公司今年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经营形势逐季改善,特别是第三季度,实现了单季度盈利,但是由于国际航线执行的航班量较少,第四季度又是航空业传统淡季,目前第四季度的趋势尚无法准确估计。

上述公募基金研究员对航司第四季度的业绩表现则偏于谨慎,在他看来,境内外航司还需做好过冬准备。“民航局数据显示,积极的防控措施下9月国内需求恢复进度已超100%,成为全球唯一正增长的地区,但在四季度国内航空业仍需面对两个难题。”

该研究员指出,第一是需求的季节性波动,“十一”假期基本是一年的最后一个销售高峰,进入冬季后航空需求大概率转弱,同时疫情仍会影响旅客出行心理;第二是运力的大量回流,疫情下国际航班停飞,机场时刻非常充裕,因此在临时政策下这些国际时刻转飞国内。10月25日我国开始执行2020冬春航季时刻表,国内时刻量同比增长15%,其中浦东机场每周运营国内航班7362架次,同比增长44%。因此,即便四季度国内旅客量会伴随运力出现同比上涨,但供给过剩情况下票价会承受一定压力。

此外,上市航司三季度的盈利或难以扭转航司们的全年业绩情况,目前来看,除了以支线为主的华夏航空外,其余上市行业仍然陷入前三季度业绩亏损的局面。

“我们希望全球疫情尽快过去,人们的生活、出行可以尽快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吉祥航空方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随心飞”等创新产品加速民航业市场化进程

疫情期间,为了提振业绩改善现金流,航司们做了很多尝试,从实行预付款制度、免费多次改签,到包机、做电商、送外卖等等。

有民营航司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疫情期间,上市航司为了改善业绩做了很多努力,包括释放更多运力、提前退租客机、推迟部分客机的交付时间、提前退役了部分较老的客机等。“十一假期过后民航业进入淡季,但目前来看每天的平均客座率在85%、86%左右,比去年差一些,但恢复情况已经很好了。”该从业人士对记者透露。

“其中,最成功的尝试莫过于‘随心飞’业务。”上述从业人士告诉记者,一直以来,航司的营销思路相对保守,疫情期间航司被逼无奈进行创新,并取得较好的反响。长期来看,“随心飞”等产品的常态化大势所趋,未来可能会有更多创新玩法。

在上述公募基金研究员看来,长期来看,在积极防控、疫苗加速研发等有效举措下全球航空需求回归正轨是大概率事件,但此次疫情对于整个行业,特别是我国航空业而言无疑会产生深远影响。

“以市场热议的‘随心飞’产品为例,热销的几款产品限制条件很少,价格也很低,平摊到单次飞行几乎是‘白菜价’,直观来看很难盈利。”该研究员表示,但从航空公司角度来看,“随心飞”还是值得尝试的。航班的燃油、人工以及飞机折旧等成本几乎固定,不会随旅客人数发生很大变化,多一个旅客航司仅需多负担航食、机场等费用,因此“随心飞”等产品的成本其实并不高。他表示,在疫情对需求造成剧烈冲击下,主动刺激需求比被动等待复苏更重要,而且“随心飞”类产品虽然难以帮助航司明显改善盈利水平,但对于航司缓解现金流有很大帮助。

上述公募基金研究员表示,“随心飞”等产品将加速航空市场化进程。疫情之前,航司只需考虑一个问题:如何卖座位,价格是航司间的唯一竞争方式。而“随心飞”改变了这一思维惯性。疫情后各航司开始花心思进行产品设计,预先设计消费场景,针对某一特定场景与人群推出各式各样的“随心飞”产品。“座位”打包成“产品”,为航司打开新的思路。

“疫情对我国航司资产负债表冲击极大,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运力引进必然更趋谨慎,而航司产品的日新月异也体现出航司力图变革的决心”。上述公募基金研究员表示,从近十年发展历程来看,控增速、深营销成为世界各主流航司持续高盈利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