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特斯拉起诉美国政府 奔驰、福特和沃尔沃都参与了

就在“电池日”让市场大失所望导致股价暴跌后,特斯拉又一次上了美媒的头条——起诉美国政府。

据彭博社当地时间9月23日报道,特斯拉已于9月21日在美国纽约的国际贸易法院(CIT)对特朗普政府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提起诉讼,试图阻止美国政府对特斯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关税,并要求“连本带息”赔偿对华关税对特斯拉造成的经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对美国政府的起诉并不是个案。

据法新社报道,在过去的几天内,其他汽车制造商如沃尔沃、福特和梅赛德斯-奔驰也已就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起诉美国政府,要求退还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而这些企业起诉的主要依据是美国贸易办公室在2018年9月21日公布的2000亿美元第三批关税加征清单违反《行政程序法》(APA)。

要让法院判定关税政策违反APA很难

但对此,美国成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柳治平律师在9月2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

柳治平指出,原告需要去证明行政法规任意武断(arbitrary andcapricious)、没有理性基础(rational basis),或者违反宪法(比如未经正当程序剥夺原告财产),但行政部门的行政法规本身就是假定为符合宪法的。

动了汽车巨头的“奶酪”

尽管中美在今年年初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行为仍未停止。

事实上,加征关税并不一定会导致企业的经济利益直接受损,因为企业可以提出申请,要求豁免某些特定商品的关税。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网信息,特斯拉在2019年就对人造石墨、氧化硅和门环定制焊接毛坯等商品成功申请了关税豁免,有效期截至2020年8月底。

但USTR却拒绝了特斯拉对用于Model 3车型的车载计算机零件的25%关税豁免申请。而当时特斯拉就已明确表示,受影响的零件是其自动驾驶系统的“大脑”,增加关税对公司损害了公司的经济利益。

特斯拉的车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的充电站充电.jpeg

特斯拉的车辆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马特奥的充电站充电。(图源:路透社)

因此,特斯拉在起诉文件中称美国政府的关税政策为“任意、反复无常和滥用职权”。

而梅赛德斯-奔驰则在起诉文件中指责华盛顿“挑起了前所未有的贸易战,影响了从中国进口的超过5,000亿美元的商品”。据今日美国报道,梅赛德斯-奔驰通过在美国亚拉巴马州设立的分公司断言,美国法律“没有赋予被告授权进行大规模贸易战的权利”。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早在2018年关税加征清单公布时就申请了世贸组织(WTO)仲裁。而根据9月15日WTO发布的专家组裁定结果明确指出,美方涉案征税措施违反世贸组织义务,对价值超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属于非法行为。

柳治平认为,WTO的裁决是否对美国政府有约束力是个很复杂的问题,“美国的法律与其在国际机构接受的裁定或国际条约之间的关系,一直难以界定。”

对美国政府而言,世贸组织的裁定可能只是“耳旁风”。

追诉时效内的“最后一搏”

在特斯拉起诉美国政府的消息放出后,据CNBC报道,有3400家美企效仿体特斯拉采取法律行动。

追诉时效内的“最后一搏”。

面对政府的关税附加,即使是跨国车企巨头通常也都十分无力,而近期的相关诉讼很可能是

事实上,近期较早的相关诉讼是由包括地板制造商HMTX Industries LLC在内的3家美企在2020年9月10日向国际贸易法院提出的。

据美国《国家法律评论》9月15日报道,这可能是由于美国对此类涉嫌违反《行政程序法》案件的诉讼时效是“自诉讼因由产生之日内两年“,而关税清单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2018年9月21日提出。也就是说,想要“最后一搏”的最晚日期就是2020年9月21日,这正是特斯拉起诉美国政府的日期。

可以预见的是,此后将没有企业能够就涉嫌违反APA来起诉美国政府的第三批关税加征清单违法。但在2020年5月8日公布的3000亿美元第四批关税加征清单的追诉时效到期前,企业还有时间向美国政府争取权益。

微信截图_20200924102127.png

微信截图_20200924102353.png

美国第三批和第四批关税加征清单分别涉及2000亿美元和3000亿美元的商品。(图源: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官网)

HMTX Industries的律师迪亚兹指出,根据《行政程序法》的规定,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关税加征清单到生效前,至少需要经过12个月的调查。但特朗普政府于2018年7月公布了此关税清单,仅约两个月后,便在9月就宣布生效执行,这导致许多供应链较为单一的企业没有时间调整供应链或在中国境外寻找其他供应。

但与此同时,迪亚兹也对媒体承认,之后类似诉讼可能是十分漫长的,有贸易分析师甚至认为成功的几率约为10%。

“我承认这是在掷骰子,但是为什么不这抓住10%的机会呢?”迪亚兹说,尽管胜率较低,但由于该关税清单涵盖了5,700多种商品,各行业的进口商对提起诉讼的兴趣都很高。

微信截图_20200924112558.png

美国自2018年2月起挑起关税贸易战对本国企业、工厂和消费者造成的损失高达590亿美元。(图源:美国民间反关税壁垒组织“Tariffs Hurt the Heartland”官网)

根据美国民间反关税壁垒组织“Tariffs Hurt the Heartland”基于美国政府数据的实时统计,从2018年2月到2020年8月底,由于美国政府采取的关税限制措施而造成美国企业、工厂和消费者的额外损失已超过590亿美元。

除此之外,不少美国企业已经开始着手将供应链转移到关税极低的墨西哥,以求交货期更快,劳动力成本更低。但是此举并不适合所有行业,因为许多美企在中国都有着深厚的根基。

根据上海美国商会和普华永道在9月9日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78.6%的受访美企表示不会转移在华投资,70.6%的企业表示不会将生产环节迁出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