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保险 > 正文

乳制品企业上市大年:高利润吸引经销商“留灯“恐难持久

今年可以说是乳制品企业上市大年。

9月24日晚间,证监会官网公告,浙江李子园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李子园)首发过会,如无意外,李子园将成为继均瑶健康之后,今年第二家登陆资本市场的乳制品企业。

但业内人士指出,李子园的品牌和技术壁垒不强,属于渠道趋动型的公司,需要以高利润吸引渠道推动产品销售。值得注意的是,含乳饮料落后于消费升级,且李子园不是全产业链公司,从包材到原料均不可控,推广后期一旦无法为渠道提供利润,很容易被渠道抛弃。

高利润吸引经销商“留灯“恐难持久

官网资料显示,李子园成立于1994年,总部位于浙江省金华市,是一家集含乳饮料及其它饮料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产品有含乳饮料、乳制品、植物蛋白饮料、复合蛋白饮料、果汁饮料、谷物类饮料,其中以甜牛奶乳饮料系列为核心产品。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其营收分别为4.53亿元、6.02亿元、7.87亿元和4.21亿元,而含乳饮料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26亿元、5.78亿元、7.60亿元和4.00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29%、96.12%、96.71%和95.05%。

从中不难看出,李子园的业绩对单一产品依赖程度较高。

李子园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提及,从中短期看,大单品销售策略将有助于公司树立品牌形象,快速拓展新市场,提高市场占有率;然而从长期看,如消费者偏好、市场竞争环境、法律法规等市场因素发生重大变化,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

做为一家区域乳制品企业,李子园也很难突破地域局限性。

数据显示,销售收入来源主要集中分布于华东地区,报告期内,其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 74.95%、68.71%、64.89%和 61.63%。

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公司在巩固华东地区销售优势地位同时,积极开发河南、江西、云南等华中、西南地区市场。

这一点,蓝鲸财经记者在其招商人员处得到证实。

李子园北京地区招商负责人杨先生对记者表示,公司正在开拓北京市场,目前除了丰台,东城西城,密云,平谷尚属空白区域,以及部分商超连锁便利也有些空白的,其他地方都有了(代理)。

“目前还处于培养期,没什么业绩要求,以其甜牛奶乳饮料(原味)为例,一箱的利润在10元以上。从市场反馈来看,动销不错。”杨先生称。

快消品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饮料普遍是以薄利多销为主,因此一箱10元的利润算不错。早期的娃哈哈和营养快线一箱的利润分别仅为2元和5元。“与薄利多销相比,目前高利润政策吸引经销商加持是符合现在的市场环境,但重点在于坚持。”肖竹青称。

而从其招股说明书来看,按合作年限划分,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合作在1年以内的经销商数量最多,但其经销收入占比却在逐年下滑,从2016年的11.32%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6.00%。

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李子园的品牌和技术壁垒不强,属于渠道趋动型的公司,需要以高利润吸引渠道推动产品销售。但是含乳饮料落后于消费升期,且李子园不是全产业链公司,从包材到原料的成本均不可控,推广后期一旦无法提供高利润,很容易被渠道抛弃。

控股股东妻弟与供应商前高管重名,或涉关联交易

李子园的实际控制人为李国平与王旭斌夫妇,直接与间接持股公司80.10%的股份,且自1994年设立至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浙江金华水滴泉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滴泉投资)为李子园控股股东,持有公司42.74%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从招股说明书显示的信息来看,上述夫妻二人均拥有澳门特别行政区永久居留权。

2019年6月,李子园首次申报招股说明书,其后得到证监会58条反馈意见。2019年12月,李子园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在最新的招股说明书,弥补了上一版的“瑕疵”。

第一版招股说明书中提及,公司设立时李国平、王旭斌以88万元实物资产出资。

而这88万的实物出资的出处,则是金华市金港食品厂注销的资产净值,共计91.58万元,其中88.00万元属于李国平、王旭斌所有,作为李国平、王旭斌申办李子园的注册资金。

由于金华市金港食品厂经济性质为集体所有制,因此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首条便要求补充披露实物出资资产是否涉及国有、集体资产,未履行评估程序是否构成重大违法,是否存在造成国有、集体资产流失的情况。

第二版的招说明书则补充称,股东李国平、王旭斌以货币资金形式支付 500万元用以弥补上述出资瑕疵,相关款项全部计入资本公积并由所有股东共享,公司的注册资本、实收资本保持不变。

此外,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李子园前五大委托加工供应商中,四川牧遥牛奶食品有限公司的前股东和高管王文斌,与李子园实际控制人王旭斌之弟王文斌重名,这也引起外界质疑。

就上述问题,蓝鲸财经记者发送采访提纲至李子园方面,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底和2016年3月,公司除实控人之外的12位自然人股东和千祥投资分别与李子园原股东签订协议,约定公司在2020年12月31日若未能成功登陆中国证券市场,可要求公司回购股份及利息。

当然,上述对赌协议在2019年已经解除。

否则时至今日,李子园可以说是精准踏线过会了。

战略定位专家、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对蓝鲸财经记者表示,含乳饮料属于小众赛道,近年遭遇瓶颈增长放缓。李子园的产品结构较为单一,且错过了上市的高峰期,此次若能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将提振品牌势能,以资本力量撬动市场提高体量,利好企业长远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