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上海购房税费分期贷遭叫停 仍有银行办理类似业务

什么信号?工商银行面向上海地区的购房税费贷款紧急叫停,会有更多的银行跟进吗?

1月25日,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获悉,工商银行面向上海地区、购买一手二手及法拍房等个人住宅(商用除外)中所缴纳税费的分期贷款产品被全面叫停。此前,该行这款产品可贷款金额最高可达到房产价值的10%、年化利率约3.4%,贷款用于刷卡分期支付购房过程中需缴纳的税费。

记者走访发现,另一家有同类产品的上海当地银行仍然可以受理相关业务。不过,该银行的个贷经理提醒记者,“要办得抓紧,现在已经收紧,随时有可能要停。”

楼市相关贷款业务之所以发生变化,是上海楼市经历了2020年“燥热”之后,于数天前迎来全面调控。继1月21日楼市调控新政“沪十条”出台,1月25日上海楼市调控组合拳相继落地,法拍房纳入限购。

上海购房税费分期贷

遭叫停

“百分之一万确定,不能办了。”1月25日,工行上海地区一名个贷经理向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证实,该行在上海的一款购房税费分期贷款产品,已从1月21日起叫停,上海全区内都不再受理该产品。

所谓“购房税费分期”,最早为市场所知的是,工商银行上海分行“居逸贷”专项分期付款信用卡,由工行为满足该行客户缴付房屋交易税费、家居、家装、家电、物业费用等大额消费需求,予以发卡授信,满足家居分期付款、住房缴税分期付款等,期间该卡一度暂停发放。

此次被叫停的,是工行专门针对上海地区个人住宅房屋买卖过程中所缴纳税费(一般包括但不限于契税、个人所得税、营业税、房屋税、印花税等相关税费和服务费)的一种大额信用分期贷款,由银行放款,额度最高为房产价值的10%,获批贷款金额最高50万元。同时,该卡不能转账、取现,仅可用刷卡缴税,以避免套现或者贷款用于其他场景。

不过,随着上海房产市场变化,这款产品面临调整。“这个产品不会有了。”上述工行上海地区个贷经理告诉记者,此前该产品额度根据个人授信额度不同(最高50万元),分期费率水平在3.4%左右(根据分期不同会有调整)。据他介绍,该产品叫停之后,该行近期将推另一款大额消费分期产品,不过额度、利率水平等暂时未定。

仍有银行办理类似业务

最高额度60万

不过,记者走访中发现,另一家有同类产品的上海当地银行仍可以受理业务。

“授信额度为房屋价值的15%,最高额度可批60万元,最长能贷8年,分期费率年化3个多点,在工行、农行等他行办理的房贷也能申请,符合条件一般都能办下来,从交材料到收到信用卡大概一个月的时间。”不过,该行个贷经理也提醒记者,“要办得抓紧,现在已经收紧,随时有可能要停。”

从该个贷经理计算的账单来看,假设用户申请了卡,相比市面上的分期贷款,费率水平很有吸引力。

在其他银行收紧该产品的情况下,购房用户当下办理该产品,分期还款是否会受到影响?该个贷经理解释,“如果政策有变,会影响后续用户新办理业务,之前申请的不受影响。”“这笔分期贷款和房贷发放互不冲突,无需抵押,往往只需要个人身份证、购房合同(或房产证复印件)、收入证明、税单(或负债情况材料)就能办理,额度还不低。但分期利费水平相对较低,和公积金贷款利率差不多,对于购房尤其是凑首付买下刚需房的年轻人来说,还是很友好的。”一位上个月刚在上海内环置业的年轻房主告诉记者。

上海楼市暖冬行情

按下暂停键

楼市相关贷款业务发生变化的背后,是上海楼市迎来调控。

1月25日,上海楼市调控组合拳相继落地,上海房管局向媒体证实,法拍房纳入限购。此外,上海房管局再次确认,21日晚楼市调控新政“沪十条”,一二手房都以网签时间为准。

1月21日晚间,经上海市政府同意,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等联合多部门印发《关于促进本市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自2021年1月22日起实施。其中要点包括:对夫妻离异3年内购买商品住房的,拥有住房套数按离异前家庭总套数计算。调整增值税征免年限,个人将购买不足5年的住房对外销售的,全额征收增值税。《意见》强调严格商品住房销售管理。严格新建商品住房销售方案备案管理。严格执行商品住房销售“一价清”“实名制”等各项管理制度。完善新建商品住房公证摇号选房制度,优先满足“无房家庭”自住购房需求。

证券时报记者此前也有报道,上海楼市在2020年迎来量价稳步提升,成交量一路攀升,尤其是在11月和12月上海楼市“暖冬”行情燥热,热点板块、热点楼盘、学区房被“热抢”。“周期性力量、疫情下避险与改善需求、抗通胀需求、旧改放量、公民同招教育改革、人才落户放松,这六大力量综合作用下,才形成当前楼市的热度。”在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副院长杨红旭看来,上海楼市是经历3年低迷后的需求合理释放。

对于此次上海楼市的调控,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政策出台及时,也非常全面,涉及土地、限购、信贷、税费等内容,充分体现了上海稳定房价、稳定预期的导向。通过调整增值税征免年限,使得二手房的交易税费成本增大,防范部分房东房源快买快卖的现象,有助于促进二手房交易的稳定,类似政策对于后续二手房交易影响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