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中国企业应当如何研判市场,以更优的成本采购原材料?

2020年,中国对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的进口量持续大幅增加,量价齐升和量增价跌的行情相互交杂,大量进口有色金属为企业原材料采购带来了更多选择,有助于企业降低生产成本。进入2021年,世界经济依旧面临诸多变数,中国企业应当如何研判市场,以更优的成本采购原材料?

多因素驱热金属进口

244万吨,这是中国2020年前11个月未锻造铝和铝制品的进口量,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倍,超过2009年全年232万吨的进口量。从单月数据来看,2020年11月份的进口量为18.9万吨,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58.6%。

这只是观察2020年中国金属进口情况的一个侧面。除此之外,中国对铜、铁、镍等金属的进口数量也在大幅增长。海关总署日前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11个月中国进口铁矿砂10.73亿吨,增长10.9%;进口未锻轧铜及铜材617.4万吨,增长38.7%;进口钢材1885.9万吨,增长74.3%;钴原料进口总量8.09万吨,同比增长1%。2020年11月中国进口精炼镍共1.29万吨,环比增长53%,同比增长80.38%。

在全球经济低迷之际,中国对金属等大宗商品进口量为何“涨”声不断?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国际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金属进口量大增主要由三方面因素决定:一是中国疫情控制较好,经济稳步恢复,生产复苏对进口需求的拉动作用明显;二是中国对金属等大宗商品的进口依赖度较高;三是中国积极主动扩大进口,在通关便利化和降低进口关税等方面的措施落实成效显著,对满足进口需求起了较好的促进作用。

在价格方面,除了铁矿砂等少量产品进口量价齐升,其他金属产品进口量增价跌居多,有利于中国企业降低生产成本。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11个月铁矿砂进口均价为每吨694.5元,比2019年同期上涨5.8%;未锻轧铜及铜材进口均价均为每吨4.43万元,下跌1.6%;钢材进口均价为每吨5688.7元,下跌29.4%。

分析人士认为,价格差也是带动中国金属进口大增的一个原因。以铝为例,中国以前较少大量进口铝,但受疫情冲击,国外铝价下跌,使得上海铝价远高于伦敦铝价,为廉价的海外金属打开了所谓的套利窗口。记者查阅交易数据发现,伦敦铝期货价格2020年最高值出现在12月17日,报2096美元每吨,创2018年10月以来新高。上海铝价的最高点则出现在12月2日,为16925元每吨(按当日汇率折算为约2580美元每吨),单价比伦敦铝价高出484美元。

企业可适度增加库存

国际咨询机构惠誉预测,新冠病毒疫苗在逐步推广,在刺激政策的支持下,随着基础设施项目取得进展,中国的金属消费将保持强劲,矿商和金属生产商应该会看到更有利的定价环境,全球矿产和金属需求将大幅回升,几乎所有矿产和金属价格(铁矿石除外)均将走高。

白明分析,金属价格走势的变化将与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的步伐息息相关,这是中国企业在决策中需要充分考虑的因素。具体来说,中国经济在2020年实现初步复苏,2021年将进一步复苏,对金属等原材料的价格需求会进一步增加。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也将缓慢复苏,再加上欧美货币政策偏宽松,这些因素都会对支撑金属产品价格上涨起到助推作用。

不过,2021年全球金属市场仍存变数。白明强调,2020年受疫情和经济复苏影响,金属市场的消费端等中下游受到的波及比较明显。2021年如果经济复苏步伐和疫情防控进展进一步形成反差,开采和加工等上游环节难免受到波及,上下游造成的联动效应对市场造成的影响尚未可知。

为此,白明建议生产企业既要控成本又要防风险。短期来说,要增强对市场的预判,控制生产成本,在价格合适的段位适度增加原材料库存,避免因行情变动而转身投入金融炒作。长远来看,采矿或矿产品加工等领域的企业可在国外资源价格偏低时进入,通过并购等合作方式持有,从而为国内生产提供更多元、更稳定的资源。

实际上,中国已有不少企业开始增加储备。格力电器相关人士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在原材料价格相对低位时会储备库存,并通过期货市场套期保值对冲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