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走进“6.5时代” 人民币持续升值可能性较大

人民币兑美元昂首阔步走进“6.5时代”。

11月17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5762元,较上一交易日上升286基点,到“6.5时代”。此外,当日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均涨到了“6.5时代”。

11月18日,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盘中最高升值至6.5327,连续两个交易日进入“6.5”,创下2018年6月下旬以来的新高。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谭雅玲11月18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本次突破“6.5”主要是受消息面影响。“十九届五中全会传出中国经济总量今年突破100万亿人民币,引发一波人民币升值,突破了6.7;紧接着是中国进口博览会,突破了6.6;现在RCEP的利好刺激,突破了6.5。”

今年年中,人民币对美元汇率重新站上7元,之后走势强劲,持续升值超过了5个月。在谭雅玲看来,“任何一国货币的升值一定会削弱经济竞争力,5个月来的升值完全背离了中国经济的基本面。”

她担心本轮人民币升值过快会危及经济安全,进一步压缩中小外贸企业的生存空间。她建议货币政策应当作出调整,适度参考SWIFT指数27种货币的报价。

人民币持续升值可能性较大

11月15日,15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11月16日,A股应声大涨,其中港口航运、外贸、纺织服装等板块表现强势。谭雅玲指出,人民币兑美元走进“6.5时代”也是受此消息的刺激,这是汇率市场投机情绪的反映。

“RCEP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大家认为RCEP对中国外贸极大地利好。但事实上,RCEP的轴心是东盟十国,东盟各国很多产品与中国同类产品重叠。”

谭雅玲认为要理性看待RCEP,从出口的角度,RCEP对中国的利好是有限的;从进口的角度,中国进口会加大,意味着消耗更多的外汇储备。当人民币升值,进口的产品会推高国内的通胀,隐藏了滞后的忧患。

自今年6月开始,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从7.13的水平持续向下,10月达到6.63左右,这与贸易顺差持续扩大的走势相一致。连月来人民币升值引起广泛关注,外界对升值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看法。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漫江曾对媒体表示,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差异扩大支撑人民币走强。由于今年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并迎来经济复苏,而美国疫情持续加重拖累经济复苏前景,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差异扩大,支撑人民币短期进入升值通道。

而在谭雅玲看来,受疫情等因素影响,目前中国经济增速仅为2%,本轮人民币升值不利于中国经济走强。她指出,这跟美元贬值有直接关系。从8月、9月的指标看,美元贬值幅度大约为1.3%,人民币升值幅度却达到了约1.8%,美元价格是自由浮动,而人民币是有限浮动,但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却超过了美元的贬值幅度。谭雅玲指出,这种异常现象背后,可能有海外对冲基金刻意打压中国利润的嫌疑。

从人民币与美元互动的角度出发,谭雅玲认为人民币继续升值的可能性极大。

她对时代财经分析,考虑到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企业实力、汇率周期等因素,人民币双边走势应该继续以贬值为主,但近5个多月的升值把这一逻辑打乱。

“有投行称美元被高估了10%,按目前美元指数正常水平92,意味着美元未来可能贬值至82。美国经济学界还有声音说,‘美元高估了35%’,未来美元可能贬值得更为严重。”

不必单一盯住美元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10月23日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的背景下,企业应积极预防汇率风险,树立风险中性理念。这是国家层面在近期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喊话外贸企业。

谭雅玲分析,人民币兑美元走进“6.5时代”,外贸企业面临着生存危机。她以江浙一带规模比较小的企业为例,“它们的生存线是‘7’,如果到了6.7,它们几乎没有利润。”她举例子称,外贸企业主若手持200万美金,在人民币升值到6.5,他会掂量利润压缩了多少,会在交割、汇兑上举棋不定,这就叫做“账面恐慌”。“企业主看重账面损失,不去换汇而是等着人民币贬值,那么手里就缺乏流动性资金。”

谭雅玲认为,企业应对汇率风险能力较弱,充其量找银行做更多的结构性产品或者远期产品。

谭雅玲称,中小企业对中国外贸的贡献度占了总规模的50%,如果人民币持续升值,外贸经济会萎缩。尽管1—9月份,中国的外贸增长0.7%,但是10月-12月外贸增长可能不太乐观。

近日,央行行长易纲发布25页长文谈中国金融资产结构变迁,在关于管理好风险的部分,首先季提到“要管理好改革和开放顺序风险。加强顶层设计,稳妥有序推进改革和开放,处理好金融对内对外开放、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这‘三驾马车’之间的关系,实现相互协调,渐进、稳步向前推进。”

该如何处理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资本项目可兑换与对外开放的风险?谭雅玲建议,货币制度要参考一篮子货币,应该关注参考包括27种货币的SWIFT指数,不必单一盯住美元。“现在人民币汇率市场完全是对标美元的走势,汇率制度的个性和国情性没发挥出来。”

谭雅玲指出,目前之所以会盯紧美元是因为人民币是不可兑换货币,而美元是国际上唯一定价和报价货币,订单都以美元结算。

她建议政府应该出台协调机制,例如以美元换人民币时,银行给予支持通道,把27国货币的参数揉合到企业的结汇里。又例如,如果跟泰国进行贸易,鼓励企业用泰铢交易规避汇率风险。“政府还可以通过补贴、减税等方式支持外贸企业应对汇率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