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公司结构分化是投融资之间的一种超级机会

“政策的退出、政策的转化是2021年投融资需要关注的焦点之一。”11月14日,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在“第四届雄安新区投融资发展论坛”上提出了自己的观点。该论坛主题为“‘双循环’格局下的投融资:机遇与挑战”,由财达证券、河北省证券期货业协会、河北金融学院联合主办。

刘元春指出,在“双循环”格局下,需要对当下和未来一段时期整个投融资所面临的宏观环境做一个重新梳理,因为疫情冲击与国际贸易冲突所叠加带来的加速演变,对经济增长模式、对投融资格局都将产生重大影响。

“这个影响体现在经济增速更低,利率更低,高债务更高,高风险更高。”刘元春认为,这种变化导致今年实体经济的收益率总体是下滑的,而整个金融领域的收益率实际上则是持续上扬的。因此当下讨论最为核心的世界性的命题是在疫情冲击里面超预期的一种变化,即整个世界脱实向虚的现状可能会发生更强烈的调整。美联储缩表到底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展开还是在2021年第一季度全面展开,是大家关注的一个核心问题。

经济低增长只是总量的一种变化,而结构变化是投融资关注的最为核心的一个变数。刘元春提出,大家看到疫情冲击所带来是中小企业陷入困局,而头部企业出现了强烈的集聚效益,所以大家会看到目前一些上市公司特别是头部上市公司业绩并不像大家想象的是一团糟,而且还很好。美国上市公司也是如此。这种结构分化恰恰是投融资之间的一种超级机会,如果所有人形成共同预期,所有板块都同步进行,实际上投资者是没有超额利润的,只能获得平均利润,而恰恰是结构变异会构建成超级利润的来源。

刘元春认为,结构性调整不仅仅意味着区域间的调整、产业之间的调整、市场结构的调整,也将对总体战略产生影响。2021年将是很特殊的年份,不仅是两个百年的交汇期,更是两大战略的交接期,同时还是前期非常态抗疫政策和附属政策的调整期,以及短期政策与中期战略的对接期。

“今年以来通过一揽子规模化政策带来最直接的后果是经济的快速复苏,但同时带来的是宏观杠杆率从260%多上升到283%左右的水平,也就是说在三个季度宏观杠杆率就上升了20个左右的百分点。”刘元春表示,在这种债务率上扬,特别是政府债务率上扬的情况下,2021年赤字的界定是不是3.6%,专项债规模是维持在接近4万亿元的规模还是要适度进行回收,还是要进行结构性的调整?对于投融资来讲,不清楚这种基本盘会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