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 > 正文

谢霆锋变身特步股东,多品牌战略下亏损或成为常态化

10月9日,特步国际(01368.HK)发布公告,公司品牌形象代言人谢霆锋同意认购特步国际500万股股份。受此影响,10月12日,特步国际股价高开高走,收盘大涨17.53%,收于2.95港元,一改近期低迷的走势,并创下近半年以来的新高。

image.png

根据双方的认购协议,谢霆锋已同意认购特步有条件同意发行及配发的500万股认购股份,认购价为每股2.48港元,较当日收市价2.51港元折让1.2%,等于最近5个交易日的平均收市价2.48港元。根据协议,谢霆锋一年内不会卖股。

谢霆锋代言19年二次入股,资金将用于开发产品

谢霆锋是特步首位代言人并且一当就是19年, 凭 “特步,非一般的感觉”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带入大众视野。

据了解,这并不是谢霆锋的第一次买入特步的股份。早在2016月8月,谢霆锋以4.5港元/股购入特步500万股,总交易额为2250万港元,配售完成之后,持有特步已经发行股份的0.23%成为特步股东。与这次十分雷同的是,同样也有一年的禁售期。

从特步最新披露的的这份公告来看,这次双方签订协议前,谢霆锋并不持有公司股份,这也意味着之前的股份已经被卖出。

image.png

特步预期认购所得款项约1240万港元,将用于开发产品。谢霆锋于特步的持股将由原来的零,变为扩大后股本的0.2%。

就过往的产品来看,特步曾与谢霆锋合作出品一款“风火鞋”,单款销量达120万双。如今风火鞋已更新超过21代。

增收利润却大降,抢滩电商成本增加

在不久前的8月28日,特步国际发布了2020年上半年业绩。

数据显示,特步2020年上半年营收36.79亿元,同比增长10%。但营业利润为5.01亿元,同比下降30.2%。普通股股东应占利润2.48亿元,同比下降47%。

同为国民品牌,说起特步,免不了与李宁、安踏和361度进行比较。

从市值来看,安踏以2365.41亿港元市值排名第一,李宁以981.34亿港元位列第二,而特步则以74.32亿排在第三,离前两家差距仍不小,而处于相同梯队的361度市值则刚刚20亿出头。

从毛利率来看,2020年上半年,特步为40.5%,361度为37.8%,安踏为56.8%。不过安踏都是凭借FILA的拉动,其发家品牌“安踏”在2020年毛利率只有41.64%,与其他两家处于一个水平线。

安踏体育上半年实现营收146.69亿元,同比下降1%,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16.58亿元,同比下降28.6%。

不难发现,这两家企业营收数据均未出现明显下滑,而特步总收入更是实现了双位数增长,这与非门店销售的电商销售有着巨大的关系。

特步国际在半年报中表示:“作为零售业中最稳健的行业之一,体育用品行业继续受惠中国政府对公众健康的倡导......消费者减少到实体店购物,各公司迅速适应该变化,转移至非门店销售渠道,例如电子商务平台、私域流量及直播。”

据了解,特步上半年在天猫、抖音、快手及其他直播平台上进行近200场直播,其中薇娅的带货卖出近2000万元。

虽然特步没有公开电商营收具体数字,但在财报中公司表示,电商占集团营收的20%以上,以此推算大约为7.5亿。这也就能解释如何在疫情的环境下还能保持营收没有下滑。

蓝鲸财经发现,特步上半年净利润的下降主要是由于员工费用和研发费用的增加所致。数据显示,特步上半年员工费用已从2019年36.4亿激增至45.7亿元,增幅约为25%。期内,研发费用亦由2019年上半年的人民币8.17亿元上升至人民币10.13亿元。

image.png

受上半年的疫情影响,可以推断这部分增加的员工费用或与加码电商直播板块投入相关。

多品牌新战略,实现盈利并不容易

特步出现增收反而利润大降的情况,还与其多品牌的新战略也不无关系,虽然贡献了新的业绩增长点,但目前这些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开始,特步进行了品牌并购整合。此后根据五大品牌各自特点成立三个品类:专业运动(索康尼、迈乐);大众运动(特步主品牌);时尚运动(盖世威、帕拉丁)。

2020年上半年,特步收入增长主要来自时尚运动品类(盖世威、帕拉丁),主品牌收入却有所下滑。特步主品牌营收减少4.6%至32.01亿元,不过在疫情影响的情况下,这个表现并不能说太差。

而以盖仕威,帕拉丁为代表的时尚运动品牌营收4.59亿元,占比12.5%,同比增长35.7倍。以索康尼,美乐为代表的专业运动品牌收入2000万元,占比0.5%,还不能成气候。

image.png

而从营业利润来看,时尚运动品类亏损4800万元;专业运动品类亏损400万元。而大众运动的特步主品牌营业利润下降23.2%至5.85亿元,营业利润率降低4.4%至18.3%。

不难发现,在多品牌的大战略下,目前专业运动品类目前还不成气候,而时尚运动品类的盖世威、帕拉丁成了亏损的大头拖了后腿。

2009年安踏收购FILA时也录得巨额亏损,直到近几年FILA的收入贡献占比才得到提升,如今更是成为公司利润奶牛,安踏股价10年也翻了近十倍。

不过不同于FILA,特步最近拿下的这帕拉丁、索康尼等4个品牌主战场此前都在疫情更加严重的海外,国内处于刚起步培养阶段,对品牌也比较陌生。

因此想要复制安踏的成功之路也非易事。如今在多品牌战略驱动下,特步短期内要实现盈利几乎不可能。即使暂时有了谢霆锋入股的明星效应,特步要实现“非一般”的蜕变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