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进入倒计时

近5年的创新药纳入评审、大量“僵尸药”面临清退,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进入倒计时。此次调整力度空前,将是对14亿人药篮子的一次升级保障。

今年以来,医药领域可谓风起云涌。跌入“千元时代”的冠脉支架打响了高值医用耗材国家集采的发令枪;共计112个国家集采药品全面落地,平均药价降幅为54%;医药代表备案制度正式执行,终结“带金销售”;药品流通在互联网领域迈向“最后一公里”……

一粒药,牵动民生。迈向深水区的“十四五”医改,如何接力扭转药品价格虚高、以药补医等乱象,如何以药品改革为突破口,让人民群众花更少的钱,享受更好的健康?

12月14日,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医院内科医生苑宏伟为患者诊疗。 新华社记者 赵丹丹 摄

集采“三板斧”:药品降价将成常态

近期,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医院内科医生苑宏伟在开药时发现,系统里出现了一种价格低到“不敢置信”的盐酸二甲双胍片,一问才知道它是国家集采的中选药品。

12月初,第三批国家组织集采的55个品种药品在全国公立医院落地。盐酸二甲双胍是其中的“明星药”——这种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线降糖药物在44家药企的激烈竞争中,0.5g规格的单片平均价仅为6分钱。

60多岁的长春市民陈树云,因病长期服用盐酸二甲双胍片。她女儿告诉记者,以前母亲在医院开的药是格华止,每盒规格为10g,每个月需要服用6盒,共需花费140多元。

不久前,她再次到医院帮母亲开药,发现每盒规格为25g的盐酸二甲双胍片,价格为3.56元,每个月需花费8.5元,仅为过去花费的6%。

“医生跟我们解释,便宜药的质量是通过国家认定的,可以放心用。父母吃药不心疼,子女的负担也轻了。”陈树云的女儿说。

这是12月14日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医院药房内拍摄的盐酸二甲双胍片药物。 新华社记者 赵丹丹 摄

几分钱的便宜药怎么来的?答案就是集中带量采购。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副司长丁一磊说,“带量”是改革的核心,治的就是流通环节哄抬价格。国家和地方医保部门就是“带量”的代言人,拿着账本直接跟厂商“团购”。

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的集中带量采购今年有多猛?国家医保局给出一本账:

小支架降价93%——首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的冠脉支架均价从1.3万元降到700元。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达93%。按最新的采购量计算,预计节约费用达117亿元。

“集采药”打了对折——患者已可以在全国公立医院用上三批国家集采带来的112种便宜药,平均药价降幅达54%,部分药品最高降价幅度超95%,覆盖糖尿病、高血压、抗感染、抗肿瘤等多个治疗领域,都是临床用量较大的药品。

药费省了539亿元——按国家集采约定的采购量计算,每年药费从659亿元下降到120亿元,节省了539亿元。如果按报销比例60%计算,可为患者节省216亿元,为医保基金节省323亿元。

人们不禁要问,药价为何能降这么多?便宜药能放心用吗?

“降价的核心首先是药品要好,而不是一味便宜。”丁一磊说,集中带量采购制度的“三板斧”第一是用需求导向遏制临床滥用现象;第二是用竞争规则引导药价回归合理区间;第三是用带量规则促医药行业风清气正。

梳理中国医药改革的历程,从流通端的药品零差价、两票制改革,到使用端的临床处方监管、重点药品监控目录,再到生产端的药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