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联办财经研究院建议进一步深化税制改革

12月13日,联办财经研究院举办2020年度研究成果发布会,发布《减税降费问题研究》等三份研究报告。联办财经研究院专家、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着重就我国减税降费等问题,作了相关信息披露和解读。

《减税降费问题研究》是国务院研究室的选题,由国家高端智库立项,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委托的重点课题。联办财经研究院在此课题的研究中取得如下成果。

一是研究院多年坚持的“降低宏观税负”的建议在2016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决议中成为国家新时期财税战略之一。多年来,“提高”“稳定”和“降低”宏观税负在学术界存在着激烈的争论。实践证明,“降低宏观税负”的建议符合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实际。

二是提出全新的宏观税负水平高低的判断标准,应综合考虑国家安全水平、居民生活福利保障水平、企业竞争力水平和社会管理成本四个因素。而学术界许多专家采用的用政府收入占经济总量的比重与其他国家作比较是不能作为宏观税负水平高低的判断依据的。

三是研究院认为,根据上述研究结论,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企业的税制竞争力仍然严重不足,必须进一步深化税制改革,降低企业税费水平,使我国企业可以在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上与发达国家企业竞争。相应地,要继续执行中央关于降低宏观税负水平的战略政策。

四是要提高居民生活福利保障水平。但是,提高此项水平应主要依靠国有资本和农民的承包地、宅基地资源,不能再采用增加企业税费负担的办法。

五是研究院对减税降费的红利分享做了深入分析。数据证明,首先,红利在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分享是不均衡的,部分红利为消费者分享,这也是一些企业获得感不强的原因之一。同时,企业与企业之间、行业与行业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红利分享也是不均衡的,这是由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的分布格局不同所决定的。

六是针对如何提高我国企业税制竞争力的问题,提出进一步降低宏观税负、深化减税降费需要区分“实际减税”和“推迟纳税时间”两类措施。比如降低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降低增值税基本税率等属于“实际减税”,应该在一般预算收支平衡中以安排。而留抵退税改退税、提高企业固定资产折旧率等属于“推迟纳税时间”,应该以发行中央、地方政府专项国债来安排。这样不但可以减轻当期一般预算收支压力,还可以减少一般预算支出。

七是提高居民生活福利保障水平的问题,研究院认为应该以实现全国统筹的全民统一的社保体系为主要目标。今年可以建立划转10%的国有资产、以省级统筹的城镇居民社保体系。明年应该启动全国统筹的城镇居民社保体系建设。同时,应允许农民在城镇落户后,以其所拥有的承包地、宅基地交付国有资产以计入城镇居民社保体系,未来形成没有城镇居民和农民差别的社保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