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直播行业乱象获关注 国标亟需出台

继9年前燕窝行业因食安问题引发大范围关注后,这是燕窝再次被广泛热议。

直播带货一哥辛巴(本名辛有志)“糖水燕窝”事件仍在发酵。在辛巴承认存在夸大宣传后,关于辛巴被立案调查、或面临15年有期徒刑的消息在网络上传的沸沸扬扬。不过,12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关于该局对辛巴公司立案调查的消息并不准确,目前只是调查辛有志的直播以及带货直播中是否存在夸大行为。至于燕窝的厂家,公司注册地并非在白云区,不在本次调查范围。

不管立案与否,此次的“糖水燕窝”事件都表明了燕窝及直播行业存在的乱象。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辛巴燕窝事件除了反映出直播行业虚假宣传的问题,燕窝行业标准不一的问题也亟待解决。“目前国家尚未对即食燕窝中的燕窝含量出台强制标准,但在辛巴糖水燕窝事件引发舆论关注后,有望进一步推进燕窝国家标准的出台。”一碗“糖水燕窝”的工业成本被指不超过1块钱

10月底,主播辛巴徒弟“时大漂亮”,在直播间推广了由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生产的茗挚品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不过,有消费者购买后表示,“燕窝全是糖水,能给个解释不?”随后,辛巴和“时大漂亮”在直播间回应称,燕窝没有问题,并现场打开燕窝进行固形物含量证实,并表示,“这是恶意诋毁和敲诈”。

该事件随即引起知名打假人王海的关注。11月19日,王海公开表示,经过检测,上述争议燕窝是忽悠粉丝的糖水:该产品蔗糖含量4.8%,而成分表里碳水化合物为5%,确认该产品就是糖水。

“该款茗挚(100克)燕窝里含有的‘功效’物质燕窝酸仅价值人民币0.07元。”王海表示,该产品中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检测结果唾液酸含量为万分之一点四,根据唾液酸每100克500元左右的价格,0.014克价值7分钱左右。目测其成本每百克(一碗),连带包装材料、内容物、加工费,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

针对王海的检测结果,11月27日,辛巴发布微博承认确实存在夸大宣传:燕窝成分不足每碗2克,将“召回辛选直播间销售的全部‘茗挚’品牌燕窝产品、承担退一赔三责任”。据悉该商品共销售57820单,销售金额1549万元,共需先退赔6198万元。

事件持续发酵后,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前往“辛巴”的直播基地了解情况,与生产企业所在辖区的监管部门进行沟通。

随后有消息称,辛巴因“糖水燕窝”一事被立案调查,或面临15年有期徒刑。

不过,12月10日,广州市白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位工作人员称,对辛巴公司立案调查的消息并不准确,目前只是调查辛有志的直播以及带货直播中是否存在夸大行为。

辛巴应该承担责任吗?

2020年并非直播带货元年,但却是主播带货倍受关注的一年,尤其本次辛巴“糖水燕窝”事件沸沸扬扬,引起各行业人士关注,除了关注食品问题,更关注主播在带货过程中,到底应该承担哪些责任?

“辛巴应该不会涉刑。”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股权高级合伙人黄伟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刑法140条针对的是产品生产者和销售者。辛巴带货的行为应该是广告代言人的身份,如果这是他自己的店或者产品则可能会定性为产品销售者。

今年9月,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标准《直播营销服务规范》发布,对直播电商前台主播、后台运行、采购供应链、货主方、信息方、资金方等不同维度进行了规范。

然而规范的落地需要时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丁梦丹表示,此次辛巴事件,也给众多主播、机构甚至电商平台以警醒,即使履行了进货查验义务,但基于“直播带货”面对受众更广,且作为公众人物对于产品来源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和查验义务,而非简单要求提供和查看检测证书、资质等“形式主义”,或是将责任通过合同“撇清”,更应自主结合法律法规、相关标准,作深度查验、鉴定,以尽可能避免产品质量问题,尤其是食品安全问题。

燕窝团体标准存在两方面问题

事实上早在9年前,燕窝行业就因为食安问题引发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浙江省工商局在抽检后发现,3万多盏血燕的亚硝酸盐含量超标,最高超标350倍,血燕产品不合格率高达100%。

“血燕”事件曝光后,国家工商总局开始部署全国工商系统开展专项执法检查,随后,中国检科院一直跟踪开展燕窝质量安全研究和燕窝准入注册技术支持工作,并开发建立了“中国燕窝溯源管理服务平台”,该平台于2013年12月25日上线运行。

然而,该溯源体系并不等于国家标准、行业标准。

相关数据显示,在我国近3000亿元的保健品市场中,仅传统保健品就占了900亿元,其中燕窝占了150亿元。一位食品行业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年来,得益于国家政策和微商、电商红利,燕窝行业开始走进大众消费者的购物车,但至今没有一个国家级别的统一标准。

“辛巴糖水燕窝事件除了表明直播行业存在的虚假宣传问题,燕窝行业标准不一的乱象也亟待解决。”朱丹蓬对《证券日报》记者如是说。

2020年10月16日,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发布了鲜炖燕窝团体标准,该标准于今年12月6日开始实施。该标准要求燕窝原料需检验合格并符合国家食品卫生安全标准,原料应不变色、不霉变、无异味。但对于燕窝的具体用料和分级并没有确切的标准。

对此,朱丹蓬表示,从这份燕窝的团体标准来看,存在两方面问题。其一,团体标准并非企业需要强制执行的标准,很多企业并未采用这一标准;其二,该团体标准对燕窝的具体分类、级别等方面的规定并不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