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安诚财险推进新一轮引战工作

又一保险公司意图引入战略投资者。蓝鲸保险注意到,近日,安诚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诚财险”)于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披露引战意向公告,目前,并未公开披露具体挂牌金额,或将在多方接洽确定合作形式后陆续公告。

2006年至2013年,安诚财险通过4轮增资将注册资本从5亿元提高到40.76亿元,截至2020年2季度末,该公司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541.06%,较为充足,业内人士指出,相比于资金需求,引战工作或意在借助战略股东资源优势谋求发展。

成立以来,安诚财险利润表现并不稳定,去年末换上“新帅”后,经营理念从规模为重转变为效益优先,意图扭转长期经营亏损局面,如今再放出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信号,加速求变。

推进新一轮引战工作,安诚财险意在股东资源协同

公告内容显示,安诚财险拟在评估价格基础上,考虑适当市场溢价,以不低于3.81元/股的价格引入战略投资者。战略投资者应满足法律、行政法规以及中国保监会《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等监管规定对保险公司股东资格的要求。

目前,该笔引战计划,并未披露具体的拟增资金额,初次挂牌期满日为2020年10月23日。蓝鲸保险从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工作人员处获悉,目前安诚财险并未给到具体的引战方案,意在先行向市场放出消息,进行接洽后再细化合作形式,后续会陆续进行公告。

对于保险公司而言,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及公开募集资本是保险公司“补血”的常用手段之一,有利于提高偿付能力充足率,夯实资本实力,为战略布局落地提供有效资金支持。

中国自保网执行董事曹志宏对蓝鲸保险分析指出,财险行业是典型的规模效益型和资金密集型行业,增资是财险公司发展的必要条件。因此,不少财险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都会恰当引入资本,充裕资金实力,支撑业务发展,或是引入新股东,结合资源优势,拓宽、优化业务结构。

截至2020年2季度末,安诚财险核心、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达到541.06%,较为充足。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指出,引战工作或意在借助战略股东资源优势,谋求进一步发展。

成立于2006年12月的安诚财险,是唯一一家总部设在重庆的全国性财产保险公司。回顾发展历程,安诚财险经过4次增资及引战,将注册资本从早期的5亿元提高到40.76亿元,位列全国88家财险公司第13位,总体资产规模近80亿元。

具体来看,成立3年后,2009年安诚财险宣称增资5亿元,将注册资本提高到10亿;2011年再次增资,注册资本达到25亿元;2012年5月,安诚财险定向增发5亿股普通股,同时引入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IFC),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元;2013年末,安诚财险第4次增资,引入韩国东部火灾海上保险公司(现更名为“DB损害保险公司”),增资后其注册资本达到40.76亿元并延续至今。彼时,引入外资股东调整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也被业内认为安诚财险在为其上市铺路。

目前,安诚财险的股权仍较为分散,拥有19家股东,重庆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城投”)持股31.04%为第一大股东,穿透股权来看,重庆国资委通过6家企业间接持有56.96%股权,为实际控制人。

较多的股东数量,也使得安诚财险股权频频生变,譬如,2018年以来,重庆联盛建设、重庆通盛实业等民营企业心生退意;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将所持7.36%股权全部出清,空仓离场;重庆财信集团以3.48亿元挂牌出售所持的5%股权。

尽管股权转让受多种因素影响,如股东基于自身经营管理发展需要作出选择,但结合实际情况,这与安诚财险起伏波动的业绩表现或也不无关系。

利润表现不稳定,安诚财险换帅加速“亏损摘帽”

成立以来,安诚财险利润情况并不稳定。连续盈利4年后,2014年,安诚财险步入亏损;次年扭亏为盈,但并未持续,2016年,公司陷入亏损状态;2017年至2018年,迎来2年盈利期。

2019年,安诚财险再度亏损,净亏损额3.98亿元,达到近10年来最低点,据了解,亏损严重或是因为非洲猪瘟以及扶贫业务带来较大损失。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0.42亿元净利润。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指出,从趋势来看,在某些年度,保险公司投资收益较高,也会导致出现财务上的盈利,但不具备持续性,“根基还是要实现承保盈利,同时提高投资收益能力”。

与此同时,安诚财险的保费、资产规模,也未达到三年前的目标。2017年年初,安诚财险原董事长陶俊提出“351”战略,预计用3年时间实现保费收入超50亿元,资产规模达100亿元。截至2019年,该公司保费规模45.1亿,距离预期仍有差距。

经营不甚乐观的背景下,安诚财险或也寻求通过增资引战的方式,为自身发展注入“活水”,激发经营潜力。不过,除了外力推动,保险公司内部经营能力的提升,更为核心。

2019年末,安诚财险“换帅”,大股东重庆城投提名周平为董事长人选,2020年9月,正式任命其为公司董事长。据悉,周平有近20年主管重庆社会保险工作的经验,保险管理经验丰富,更肩负安诚财险“亏损摘帽”重担。

上任初始,周平提出“123”战略,在经营管理过程中,要以利润为关键,注重保险盈利能力和投资收益能力,从规模经营向发展效益转变,粗放型管理向精细化管理转变,区域品牌向全国品牌转变。

随着董事长变动,该公司经营理念也从规模为重转变为效益优先,车险条线持续提升经营能力和经营质量,积极推动非车险发展,实现业务结构性战略转型,持续提升投资盈利能力,意在扭转长期经营亏损局面。

此前,安诚财险较为依赖车险业务,保费占比超7成,但承保利润并不乐观,2016-2018年分别亏损2.74亿元、2.96亿元、3.42亿元,2019年亏损放大至3.75亿元, 拉低公司整体经营利润。随着车险改革逐步迈向深水区,车险综改后,竞争优势不明显的中小险企利润空间面临进一步收窄。

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可调整车险结构,分区域、机构、车型、渠道进行管控,保证边际效益,同时提高非车占比,逐步增至全国40%的平均水平,通过结构平衡来实现承保盈利。

针对下半年, 安诚财险在半年工作会上提出,要确保现有保费目标基本盘,稳住车险、稳健投资、稳控成本,同时开拓新的业务增长极,通过政策、服务、资金来实现业务新增长,严格业务风险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