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 正文

如何促使金融与科技深度携手?

9月25日,2020“沪上金融家”颁奖仪式暨圆桌会议在沪举行。多位金融大咖济济一堂,就“金融助力“双循环”新格局,切实服务‘六稳六保’”的主题进行了讨论与思想碰撞,以各自的领域视角分析,畅聊当前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势与道。

交行行长刘珺:创新、改革、试错、开拓本身就是金融的基因

作为总部在沪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交通银行在上海主场着力实现“特色突围”,以金融精准服务城市发展,促进金融要素在更大范围内高效配置。

交通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刘珺在会上发表了《传承百年老店精神,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主旨演讲,其通过对交行发展的历史脉络进行梳理,展现了要让金融成为经济运行血脉的原因以及国际金融中心对交行的重要性。

1908年,交通银行为收回京汉铁路路权成立,而当时交行股权结构官股只有40%,商股是60%(多数来自江浙一带的资本),“所以交行其实是中国最早的混合所有制的金融机构。”刘珺介绍道,之后交行变成了发钞银行,有33年的发钞历史。在1987年,其进行了股份制改造。

“交行整个的发展史其实就是中国金融改革的一部长卷,就是中国百年金融的缩影。”刘珺坦言,交行一路以来,改革有成功也有失败,发展有坦途也有坎坷,期间也涌现了很多金融家,而金融的基因本身就是开放与创新,“创新、改革、试错、开拓本身就是金融的基因。”其表示。

刘珺提到,金融家是重要的,人的因素永远是第一位的。同时,公司治理结构也是重要的,其指出,公司治理结构能否体现金融发展规律直接决定金融机构发展成败。

值得注意的是,9月25日,英国智库Z/Yen集团发布第28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8),上海首次跻身全球前三甲。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依次为:纽约、伦敦、上海、东京、香港、新加坡、北京、旧金山、深圳、苏黎世。这表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日益巩固,更加受到全球经济金融界的广泛认可。

当谈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时,刘珺认为,由于金融本身就是开放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魂”一定也是开放的,是更高水平的开放,而其发展的“血液”则是人民币。

“所以我们一定要围绕人民币以及人民币的可兑换和国际化,在金融基础设施、要素市场建设、金融机构发展以及金融家群体培育方面四位一体的来做工作。”刘珺表示,如此才可以使整个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走上一个坦途。

农行上海分行行长陈其昌:离开大数据技术应用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普惠金融

日前,上海外滩大会也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传统金融与科技发生着碰撞与交融。而上海正致力于构筑全球科技创新策源地,推动建设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金融科技中心。

当谈到如何进一步推动金融与科技深度的携手,引导金融资源有效的加以配置时,农行上海分行行长陈其昌针对两方面表达了见解:一是金融如何与科技深度融合,二是如何更好的引导银行的资源向科技倾斜。

陈其昌表示,面对铺面而来的科技浪潮,农行有非常强烈的紧迫感,“金融科技或是科技发展到现在,已经不仅是一个工具而是甚至成为金融的组成部分。”陈其昌坦言,大数据、AI、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催生了很多新的领域和行业,甚至在重新定义金融服务。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农行早几年就启动了数字化转型,现在正在抓紧全面实施数字化转型。提出的目标则是在线上再造一个农业银行,正在做的工作也主要有以下三方面:

第一,银行必须要办成一个依法合规前提下的开放性银行,而不是一个非常严谨有余,活力不够的机构。应该与政府、大数据、互联网的头部企业,相关的机构互利共生,构建一个健康的金融生态。

第二,主动求变。农行上海分行因为地处金融科技创新的策源地——上海,其有义务也有使命成为农业银行转型发展的排头兵。今年以来通过交叉验证与深度计算,推出了针对小微企业纯信用、纯线上的贷款产品;另外把证照类的非格式化数据都集成到银行,都是其主动求变,主动创新的作为。

第三,与上海著名高校成立了工作室,为银行的创新服务,推动在金融营销、AI金融、线上风险控制等领域进行专题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国内各大银行都在缩减网点的情况,是否用科技力量取代网点也是银行业近几年思考的问题。

“网点是我们这些大的商业银行赖以生存的支柱,是获得客、存款、客户的重要阵地。”陈其昌表示,现在科技正在重新定义金融行业。其指出,网点传统意义的作用会逐渐减少。

那么银行如何把传统网点转变成新阵地?陈其昌认为,网点要从原来的交易中心、获客中心应该变成另外两个中心:一是服务中心,二是金融生态打造中心。

“网点传统意义上的作用肯定会削弱,但是网点在可预期的未来里,它作用还很大,我们要抓住历史窗口期,把线上线下做很好的融合,把网点的优势变成我们线上的优势。”陈其昌表示。

渣打银行(中国)行长张晓蕾:对于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人

尽管目前国际经贸博弈加剧,但上海对外开放的步伐并没有放缓,一大批全球领先的金融机构陆续入驻。而上海在如何继续推进金融开放以及增强配置全球资源能力方面备受关注。

渣打银行(中国)行长张晓蕾认为,首先最重要的是人才。对于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人。

“如果说我们能够把从大学毕业到每一个行业的优秀精英都吸引到上海来,把全球的金融精英都可以吸引到这里来,上海一定会成为全世界最瞩目的明珠。”张晓蕾表示,可见的是全球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都愿意来到上海,这也证明了上海的吸引力。

其次,在产品层面,能否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在同一个水平线上,便对创新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今年上海开始推出自己的‘沙盒计划’,当中允许传统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共同碰撞出来一些新想法和理念做前端性的试验,这些在产品方面对上海有很好的助力。”张晓蕾表示。

最后,在通道方面,无论是资金流、信息流,都需要做到和其他国际金融中心在一个平台上去看。随着临港自贸区的推出,渣打方面表示也非常期待它可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制高点,“陆续推出的政策更有前瞻性和引导性,为国际金融中心再上一个台阶做出贡献,这个通道我们非常期待。”张晓蕾称。